同洲电子控股权接盘方或存变数

来源:中国经营报 #同洲电子#
1.8w
熊学慧
  3月1日,同洲电子(002052.SZ)发布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日,实际控制人袁明先生正在筹划的转让其在上市公司拥有的权益涉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的事项正在继续推动中,因该事项存在不确定性,经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3月1日开市起继续停牌。
  而据同洲电子此前的公告表明,由彭钢、彭铁控制的深圳小牛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牛资本”)在1月29日与袁明签订股权受让框架协议,准备接盘。不过,小牛资本尚未与袁明谈妥受让条件及价码。小牛资本董事长彭铁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仍处商谈中,不便透露更多细节”。
  一名熟悉同洲电子融资状况的券商人士则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小牛资本也未必会成功接盘。该知情人士称,双方的谈判进展并不顺利,目前仍未就交易细节商讨出具体结果。
  “爆仓危机”待解
  自1月12日因实际控制人袁明高质押股权陷入 “爆仓”危机而紧急停牌的同洲电子目前还没有复牌的打算。据了解,停牌近两个月来,袁明四处找“接盘侠”。
  袁明目前持有同洲电子的股权比例为16.88%,直接及间接持股数为1.26亿股,其中1.22亿股质押给国元证券(000728.SZ),质押股份占其持有股份数的96.53%。至此次停牌前,同洲电子股价跌至10.03元,而袁明质押股份的融资警戒线及平仓线为8.50至9.50元。
  据测算,袁明2015年5月在国元证券的融资额在6亿至7亿元之间。也即是说,袁明至少要准备7亿元先行赎回所质押的股份才能完成转让。麻烦的是,袁明之前已轮番质押股权,其股权质押比重曾达到100%,其资金困境可见一斑。
  有股权投资专业人士对记者说,小牛资本如果要顺利接盘,先要拿出7亿元给袁明帮其赎回股权,再支付余下交易对价。而按目前的股价,袁明所持1.26亿股的市值约为12.63亿元,考虑到控股权出让的溢价因素,小牛资本收购价预计会超过15亿或16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小牛资本成立于2013年8月,注册资本10亿元。股东为彭铁、彭钢,出资比例分别为99.7%、0.3%。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包括小牛在线、小牛新财富等在内的互联网金融,其经营状况尚不为外人所知。
  彭铁此前曾宣称,小牛资本将在国内寻找并购重组标的实现上市,并且与多个标的方商谈过。也即是说,同洲电子并不是小牛资本唯一的接洽方。同样,袁明在找小牛资本商谈接盘事项之前也曾努力筹资自救。
  有媒体报道称,在与小牛资本签订框架协议之前,袁明已经从第三方筹得部分资金,但并清楚该笔资金的具体数额。而事后的公告则表明,此部分资金不足以覆盖同洲电子复牌后可能面临“爆仓”而需要补缴的资金数额,袁明无奈转让控股权。
  之前媒体曝光的小牛资本内部资料称,上述交易已经取得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同意。但记者在3月1日到小牛资本核实交易进展情况时,该公司董秘贺磊只是称“一切以公告为准”。
  不过,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市或借壳目前存在诸多政策限制。此外,小牛资本是否能顺利拿出上述交易价款有待观察。彭铁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仍处商谈中,不便透露更多细节”。
  袁明早有退意?
  业界人士指出,同洲电子2012年开始谋划转型。2014年转型失败之后,袁明从2014年6月之后开始就在寻求“退路”。一个例证是,在同洲电子2015年底完成的超6亿元定增计划中,袁明原本要认购35%,但最后没有参与。
  记者通过工商资料也查询到,同洲电子的全资子公司湖北同洲电子有限公司及南通同洲电子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由袁明变更为同洲电子副总经理袁团柱,变更时间2014年6月至7月间,与此前其大规模减持时间较为吻合。
  此次“爆仓”危机出现后,袁明全盘转让股权则多少让人有些意外,外界原以为他会筹资自救。从目前的情况看,袁明与小牛资本的商谈似乎进展缓慢。
  而在袁明公布“退场”信息之前,同洲电子仅在2015年就有17名高管离职,多数为创业元老。有离职高管向媒体记者表示,“公司这几年转型步子迈得太大,新业务投入没产出,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袁明几次抵押股份周转,拖欠工资、裁员也只能缓解一时”。
  公开资料显示,创立于1994年的同洲电子一度成为电子视讯业界的龙头企业,2010年的销售额达到23亿元的顶峰。而同洲电子的问题则在2009年由机顶盒进军智能手机行业时开始出现。
  在业界人士看来,袁明从进入手机业闹出窃取商业机密丑闻后到2013年大举向“电视互联网”转型等一系列错误决策是最终将同洲电子及其本人拖入债务危局的根本原因。比如,其投入巨额资金研发并投入市场的飞看盒子、飞TV和飞Phone等产品无一成功,而“电视+加互联网”的“DVB+OTT”也没有起色。
  与此相伴的是同洲电子过山车般的业绩起伏。最近几年的财务数据表明,同洲电子2012年至2014年的营收分别为21.06亿、19.56亿、16.02亿元,净利润为1347万、3415.65万及-4.17亿元。
  至2015年三季度,同洲电子的营收降为7.5亿元,在获得3000余万元的营业外收入后的净利润为1200万元。同洲电子最新的2015年业绩预告称,公司盈利7200万至8900万元,原因是第四季度获得补贴款、转让了部分资产等。

  也即是说,如扣减营业外收入,同洲电子的主营业务仍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一个例证是,湖北荆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官员对记者说,实施产业转移后的湖北同洲电子2014年、2015年营收仅为400万元和500万元左右,缴纳税收仅为十几万元,“还不如本地的个体工商户”。
  而此前的2012年6月,同洲电子与荆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对赌协议,承诺未来三年实现35亿元营收、1亿元税收。同洲电子为此获得当地政府一次性补助7500万元,并计入当年损益。事后这一承诺的实现时间修改为“到2016年底”,但目前的营收数据与承诺目标相差近千倍。
  更为麻烦的是,同洲电子自上市以来累计募集资金达14.5亿元,但公司仍大举融资。至2015年三季度,同洲电子的公司长短期借款、应付票据总额为10.1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1.5亿元。深交所为此发函要求同洲电子结合贷款到期日及公司资金情况,说明公司是否存在贷款到期无法偿还的风险。
  另一个困境是,在同洲电子停牌期间,上证指数大幅下跌。有券商人士指出,同洲电子复牌后补贴是大概率事件。股价的波动,也对小牛资本是否会接盘产生影响。

责编:
来源:中国经营报 #同洲电子#
THE END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