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洲电子转型调查:创业板上市公司为什么会失败

来源:经济观察网 #创业板# #上市公司# #同洲电子#
2.1w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创 “呵呵,就马马虎虎。”一名在深圳市同洲电子(8.650, 0.00, 0.00%)股份有限公司(002052.SZ,下称“同洲电子”)工作了近十年的员工谈及公司前景如是说。

去年同洲电子的业绩确实有点“马虎”。其业绩快报显示,去年营业收入约5.5亿元,同比下降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9亿元,同比下降832%。

这已经是同洲电子营收连续下降的第四个年头了:营收从2013年同比下降7%开始,下跌的幅度一年比一年大,仿佛坐上了下坡的过山车。

同洲电子不是没有努力过。从2009年开始,这家以机顶盒起家的公司就开始了自己的转型之路,几年来尝试过智能手机、电视盒子、互联网服务等多个业务。然而,转型至今的结果是一手带领公司进行转型的控股股东、原董事长袁明,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将公司“卖”了。

同洲电子的证券代表刘道榆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袁明现在只是同洲电子的股东,在公司没有担任其他职务。

人员缩减

深圳市龙岗区宝龙五路同洲盛丰文创园,4.5万平方米用地,这里曾号称建设“亚洲最大的数字视讯产业化基地”,也曾是同洲电子的重要生产工厂所在地。

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一家地产公司和一家投资公司的办公场所。同洲电子的工人们在2015年已经从这里搬离,先是搬去了深圳宝安区,最近一个月又搬到了龙岗区的利好工业园。

不过更多的工人们已经离开了同洲电子厂。一名在同洲电子工作了近十年的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同洲电子厂2015年从宝龙五路搬走之前,有约2000到3000名工人,如今整个公司大概还有1000人左右,在利好工业园的同洲电子工厂中,只有一两百名工人。

人员缩减得到了同洲电子证券事务代表刘道榆的证实,他告诉经济观察报,包括基层工人在内,如今同洲电子有800多名员工,人员缩减的原因是业务在进行优化调整。“反正迟早都不要那么多人,”上述同洲电子的员工说,因为公司的规模缩小了,有订单就做,没订单就不做,公司要不了那么多人,在搬离宝龙五路之前大家就在等着被裁员,很多同事都走了,而如今同洲电子在利好工业园的工厂也只是一个小厂。

在利好工业园的同洲电子厂共有2栋4层高的小楼,其中一栋是工厂,另外一栋是宿舍楼。与宝龙五路的同洲盛丰文创园相比,这里显得狭窄,用地规模小了很多。

利好工业园同洲电子厂的保安说,他们最近一个月才搬过来,从宝龙五路搬走后,先搬去了石岩,然后又搬到了这里。石岩是深圳市宝安区的一个工厂聚集的地方。

而位于宝龙五路同洲盛丰文创园的厂房,已经被租给了深圳市盛丰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深兆业投资有限公司。文创园的保安说,大楼墙上红色亮眼的“同洲盛丰文创园”几个大字将会被拆掉,现在已经没有同洲电子的员工在此地上班。

“工厂这边拿不到订单的话,就自己去找别的单,做外发、代工。”上述同洲电子员工还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如今同洲电子实行上市公司和工厂分离制,即使上市公司有订单,自己旗下的工厂也需要和其他厂商进行竞标,价优者得。但这一说法并未得到同洲电子官方证实。

2015年,同洲电子从同洲丰盛文创园搬出,也正是同洲电子的业务出现巨大下滑的一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了约36%。

转型失败

2009年,以生产制造机顶盒为主营业务的同洲电子开始在其年报中提及公司要战略转型。当时,同洲电子已经是一家机顶盒巨头厂家,营收在20亿元左右。

同洲电子的前身是同洲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最初是以生产LED显示屏等产品为主营业务。同洲电子的第一次大跨越是在1999年。那年初,同洲电子中标广东“村村通”工程,这打开了同洲电子向数字电视转型的大门。随后,同洲电子的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数字电视解码器等范围。几乎同时,“村村通”工程向全国多个省份推广,同洲电子相继中标多个省份的工程。

然而到了2009年,机顶盒行业的竞争已成红海,机顶盒厂商大幅增加,仅在深圳,就至少有10家机顶盒制造商。同洲电子的销售毛利率逐年下降,同时中兴、华为等提供整套通信解决方案的厂商在市场中攻城略地,新的格局逐渐形成。

同洲电子开始思考转型,第一个答案是手机。2009年10月,同洲电子在北京的钓鱼台国宾馆发布了以3G、互联网为概念的“3G视讯互联网手机”同洲E89EVDO智能商务手机,宣布进军手机通讯业。

在同洲电子的设想中,同洲在电信网络、广电网络(12.530, 0.10, 0.80%)和互联网“三网融合”中有着与广电系统联系紧密的天然优势,同洲电子希望从电视产业进军到以视频讯息为基础的手机通信产业市场。然而产品发布没多久,同洲电子就被酷派手机(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指控窃取了商业机密,随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窃密丑闻最终在2011年以同洲电子声称“该事件针对的是公司的员工,公司并非涉案单位,未被处以刑事处罚或重大行政处罚”为由,涉事的7名员工登报道歉,酷派放弃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并撤销其在公安机关的立案侦查结束,双方和解告终。不过同洲电子首次进军通信界的计划也失败告终。

转型手机受挫的同洲电子在窃密事件一年后又推出了搭载安卓系统的机顶盒飞看盒子和飞phone以及飞TV,以及可以实现多屏同步、互动操作的“摸摸看”体系。在同洲电子的设想中,家庭中的多套电子屏幕设备电视、Pad、手机可以联为一体,实现“大屏映小屏、小屏管大屏”的模式。

当时,同洲电子还打出了“没有苹果,手机只是手机;没有同洲,电视只是电视”的广告,并向乐视、小米宣战,号称让他们过“最后一个中秋节”,并声称同洲电子号称已经基本完成了在“内容+平台+渠道+终端+服务”的产业链垂直整合。然而,这在其营业务收入上并没有多大体现,营收结构仍旧以传统的机顶盒与卫星接收器为主,类似于如今乐视或小米所宣称的生态系统的商业模式,在同洲电子身上也逐渐沉寂。

尽管在2014年同洲电子又发布了安全概念的智能手机,但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更为激烈,并且市场竞争大局逐渐定型,同洲电子更加缺乏突破的机会。

同洲电子近五六年的转型过程中,从手机,到互联网机顶盒,互联网电视以及所宣称的屏幕生态体系,又重回手机,尽管在当时的时间其所进军的行业在一个个“风口”之上,提出的商业模式也颇为超前,然而同洲电子三心二意,战略方向变动频繁,未能朝着同一方向持续发力,而业绩数据也越来越不乐观。

控股股东以股抵债

“现在老板都走了、把公司卖了。”上述同洲电子员工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同洲电子的控股股东袁明尽管还是股东,但是在公司中已经被架空了,下一任老板是深圳市小牛龙行量化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小牛龙行”),“是做投资的”。同洲电子证券事务代表刘道榆说,目前袁明已经不参与同洲电子的日常经营管理,公司的日常管理现在主要由代理董事长吴远亮负责。

这要从袁明借小牛龙行的8.7亿元说起。2016年1月12日,同洲电子公告称,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袁明质押给国元证券(20.520, -0.48, -2.29%)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接近警戒线,同洲电子自1月12日紧急停牌。

当时,袁明质押给了国元证券1.22亿股同洲电子的股份,占袁明所持有公司股份的96.53%。而如果袁明不追加保证金,其所质押的股份则将被国元证券进行处理。为解决所持股票被国元证券强行平仓的风险,袁明与小牛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小牛资本”)接洽,希望小牛资本为其提供借款以赎回质押给国元证券的股票。

而小牛资本则表达了有意接手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且双方签订了意向书。但在意向书签署之后,双方一直未能就股权转让的条件达成一致意见。为了先解决袁明的危机,2016 年3 月10 日,小牛资本的旗下小牛龙行与袁明签署《借款协议》,借给袁明8.7 亿元。

当时,袁明持有同洲电子约1.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88%,其中直接持有公司股份1.2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50%。根据与小龙龙行的《借款协议》,袁明需要将其直接持有的1.23亿股全部质押给小龙牛行,并且由袁明所控股的深圳市同舟共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3月21日,小牛龙行发放了8.7亿元借款。然而,3月22日,袁明只将其所持有的1.22亿股进行了质押,并且未能促成深圳市同舟共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在袁明违约的情况下,小牛龙行向深圳市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后,双方达成和解,仲裁庭裁决袁明以直接持有的1.23亿股抵偿8.7亿元欠款。在此情况下,4月9日,同洲电子公告称,袁明与小牛龙行共同认为袁明先生用于抵债的1.23亿股公司股份价值高于人民币8.7 亿元,因此向袁明支付了3.3亿元补偿金和另外的3亿元奖励金。

去年6月,袁明辞去了同洲电子董事长等职务,并承诺6个月后办理股权过户手续。如今,袁明虽然还未办理股权过户,但经过多年的转型却没有做出成绩的同洲电子被资本机构接手的命运已经显而易见。

这被外界解读为袁明是在通过以股抵债的方式曲线卖壳,而那3亿元奖励金就是小牛龙行给袁明的借壳费。经济观察报多次联袁明,其电话均无人接听。

资本机构接盘后同洲电子将路向何方,还留在同洲电子的老员工心里已经有所准备,“小牛也不靠业务赚钱,人家靠股票赚钱,做机顶盒才能赚多少钱啊。”

责编:
来源:经济观察网 #创业板# #上市公司# #同洲电子#
THE END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