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网红百日“变形记”:泼天的流量与颠覆的自我

来源:爱集微 #周鸿祎# #网红# #雷军#
3.6w

(文/姜羽桐)企业家成为网红要多久?周鸿祎会告诉你,很快,比想象得要快。从抖音发布首条视频致敬初代互联网大佬,到真正成为顶流网红,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

过去的100多天里,冒险的基因占据绝对上风,使他迅速完成从企业家到网红的身份转变。企业拜访、攀岩训练、免费公开课……除去睡觉,周鸿祎将生活与工作的界限砸烂,把所有重心投射到手机屏幕上,几乎本能地为成为网红这件事做出反应。

作为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颇具争议性的话题人物,周鸿祎以怼人好战而闻名,与李彦宏、马化腾、雷军等大佬的恩怨往事足够写上一本书。但随着360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失意,周鸿祎也随之退隐。直至2024年“红衣教主”再度归来,“千万卖车”“探馆北京车展”“怒怼车评人”等事件热搜不断,短视频领域难逢敌手。可以说,从来没有一位像他这样重量级的企业家,获得过如此巨大的流量加持,带动了如此广泛的产业讨论,陷入了如此复杂的舆论旋涡。

而36年前,当18岁的周鸿祎为提前录取高校专业与父母对抗而坚持要学计算机时,他一定难以理解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今天,他被全新的目标驱动,踏入一条完全陌生的湍流,等待他的是中流击水还是湮灭无闻犹未可知。

网红的能量,被放大;周鸿祎的走向,也被凝视。

立下涨粉KPI,我要当网红

周鸿祎成为网红的目的很明确,“学习雷军成为雷军超越雷军”,为公司发声并节省广告费;今年“涨粉到1000万”的目标也很清晰,6月16日,其抖音号“红衣大叔周鸿祎”粉丝数突破650万,KPI进度条顺利完成65%。

网红这条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周鸿祎执行力强,为成为一个合格的网红而认真学习——有媒体报道,MCN机构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彬艺透露,2023年年底,周鸿祎团队就曾联系过无忧传媒,“沟通周总想做他的个人IP”。此外,周鸿祎还去东方甄选请教俞敏洪与董宇辉有关网红经济的话题,甚至提出要师从华为高管余承东。

周鸿祎自己的原话是:“如果有可能,企业家都要去当网红。”他非常确信,企业家有天然成为网红的能力,而阻碍他们成为网红的原因,主要是“看不起”“看不清”两个原因。

但他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不装不端有点二”,这句印在周鸿祎新书《超越好奇》封面上的自我评价,与他的网红风格高度重叠。只是在最初,他并不是一个被外界看好的“网红成为者”,肢体动作僵硬、语速慢,很多时候看起来像个机器人,在各种场合不厌其烦地分享AI大模型、新能源,甚至创业的话题。但另一方面。周鸿祎“网感”极佳,过去数月的视频几乎一脉相承——不拘地点,酒店、办公室、飞机、汽车皆可,连家里的沙发也成了出镜常客;视频时间不长,力求3~5分钟解决战斗;更新频率极高,5月23日一口气连发7条……还包括,永远的红色POLO衫,以及永远的死亡自拍角度。

图源:抖音号“红衣大叔周鸿祎”

就连“作战风格”也是网红独一份——借大势,中国互联网30周年发展座谈会期间,周鸿祎连发与雷军、张朝阳、马化腾交谈视频,让粉丝看看大佬们亲和的样子;下手狠,北京车展与雷军“平分秋色”,顺手掠去车企CEO们的头条;大局观,360总部“选车”,为中国新能源造车新势力“搭台唱戏”,多方共赢。

对于自己追求网红的行为,周鸿祎说:“如今已是网红时代,我现在已经拜了俞敏洪为师,在学习如何当网红,每天勤奋地发短视频。”他的勤奋甚至打动了《南风窗》,文章是这样写的——“他有瞄准目标、成为网红的决心”。

摸“雷军过河”,收割泼天流量

2024年,率先进入周鸿祎流量“收割”范围的便是雷军。

作为企业家网红的集大成者,雷军始终是站在顶流的那个男人,宣布造车那天开始,天量的流量就围绕着小米涌动。但老话讲,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套用在雷军身上也不例外,翻红不成而“翻车”的高管乃至大厂不在少数。老天爷赏饭,又稳稳接住的,周鸿祎要算其中一个。

就在3月以前,不温不火的周鸿祎还在做各种尝试,但随着小米SU7一声惊雷,“雷军行为学研究会会长”周鸿祎忽然开窍,小米几乎手把手地将流量喂给了他。3月19日,小米汽车超级工厂揭幕,雷军和董事们参观工厂并试驾;26日,周鸿祎就与自己投资的哪吒汽车CEO张勇进行直播,学雷军还不容易吗?

尴尬的是,预想中“双向奔赴的营销造势”并未出现,恨铁不成钢的周鸿祎在一路的吐槽中被带入貌似工地的厂房,直接开炮:“我来工厂直播是要看你们的正式生产线的,不是来这么一个扩建当中的新工地,你们什么都不明白,你看小米(雷军)给大家演示的……”周鸿祎批评哪吒“老是自嗨”,并和张勇双双登上新闻头条。可效果却出奇的好,发文怼网友、直播跷二郎腿,浑身反骨的张勇像极了周鸿祎的另一面(做不来、做不好,我不做网红还不行吗?),无数的吃瓜群众直接爆了流量。

小米SU7的事情还没完。中国互联网30周年座谈会期间,周鸿祎发文称自己向雷军提出“送一辆小米SU7”体验被拒。很快,大量网友玩起梗,喊话雷军可以送一台车给周鸿祎,但交车地点必须是朝阳公园东5门——2012年前后,周鸿祎因进军手机业务,在微博与小米激烈对战。他指责雷军抄袭魅族设计,雷军也在微博回怼周鸿祎“东方不败”。双方争端逐渐升级,周鸿祎最后提出,双方可以在朝阳公园东门约架。更加具体的细节是,雷军不但在微博上迎战,还对约架事件进行了认真部署,踩点研究了站位和撤离路线,虽然这次约架最终不了了之。

围绕小米SU7,周鸿祎可谓从无败绩,“小米汽车营销到底好在哪”“小米为什么叫SU7”“小米造车超出行业速度”等诸多作品火爆,点赞量飙涨至六七万以上。其中,“余承东开怼小米汽车,和雷军谁懂用户心理”更是一手攥着两位流量大佬,点赞高达49.4万。

“红衣教主”在车顶,车展最靓仔

4月25日,第十八届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开幕,王传福、曾毓群、李斌、李想、何小鹏等“汽车人”竞相亮相,伴随着雷军、周鸿祎等“互联网大佬”的加入,流量成为本届车展的关键词,也成为车企高管们新的焦虑,暂时掩盖了价格战的硝烟,隐隐交织在每个人的心头。

只是谁也想不到,连驾照都没有的周鸿祎竟分走了车展一半的焦点与流量。他游走于各大厂商之间,在经过东风汽车展区时爬上一辆越野车车顶,构成一幅难以名状的画面——人头攒动的展区里,一身红衣的周鸿祎独坐车顶、双手互握,身边的“长枪大炮”齐刷刷对准他,对准这个不修边幅的“红衣大叔”。

图源:蓝鲸新闻

那一刻,周鸿祎在想什么,人们不得而知,而新闻爆炸的时候也不关心这些。网友评价周鸿祎是北京车展“最老车模”,以及“不知情的还以为老周来维权了”,博眼球出位?还是运去英雄不自由?以至于人们忽然想起,流量吸到飞起的“红衣教主”,也曾是互联网黄金时代搅弄风云的人物。有企业家后来和周鸿祎说:“老周,我都做不出你爬上车的那一瞬间。”

爬上车顶的周鸿祎,氛围像极了电影《教父2》结尾里,孤独地坐在长椅上的二代教父迈克·柯里昂。做网红不易,做网红CEO更难,周鸿祎在“亲民”的网红之路上一路狂奔,也留下些许寂寞的底色,他固然有成为网红的决心与勇气,但网红的成长也常常伴随自嘲、失落和无力,对于以怼人好战闻名的周鸿祎而言恐怕感受更为具体。还是中国互联网30周年,马化腾调侃周鸿祎:“现在成为主播了,你现在是网红的红(鸿)是吧。”昔日3Q大战的对手真能相逢一笑泯恩仇?除了戏剧张力拉满,其实一点也不好笑。

周鸿祎自己对于爬车顶的解释倒很坦率,自己一直在练攀岩,当时脑子一热,一冲动就爬上去了,上去以后突然发现很不妥当,因为在车上很容易掉下来。他说:“大家不要迷信策划,火烧起来的时候,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也控制不了……要快速决策、快速反应。”具体的实操是,当模仿网红的赛道上突然出现用户“周鸿二”,周鸿祎迅速自嘲:“感谢他,通过他才知道我是什么样子,我的公关部从来不敢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我,他们总是夸我很呆萌。”

北京车展那天,周鸿祎的身影穿梭在蔚来、理想、猛士、极氪、华为、哪吒、小米等展台,与李斌等人积极互动。他说:“国产新能源我看哪款车都觉得很喜欢,见一个爱一个。”

这句话可不是心血来潮。

搭台唱戏,发布“卖车征集令”

“收割”流量,也要制造话题。4月18日,周鸿祎在个人微博账号发布“红衣卖车征集令”,要把陪伴9年的迈巴赫600卖掉,换成国产新能源智能网联车。

这则消息迅速冲上热搜,各大车企纷纷毛遂自荐,浙江吉利控股集团高级副总裁杨学良转发微博称“补差价换车吧”,力荐极氪009光辉;哪吒汽车CEO张勇则表示:“哪吒L不错啊,送车上门服务,就这个呗!”更有粉丝积极推荐金龙大客车,甚至在评论区@自己关注的汽车博主,要他们接好这波流量。

泼天的流量果然如约而至。当晚21时,小鹏已经将新车X9停在360总部大楼楼下。此后,20多家车企将新能源车型送到360楼下,包括问界M9、理想Mega、阿维塔12、仰望U8等,不亚于一场小型车展。360员工回忆,那些天,停车场里几乎都是各大车企开来的绿牌车,越野、轿车、SUV,应有尽有。周鸿祎则称“就像是老鼠掉到米缸里,不知道该吃哪一个”。

图源:中国证券报

话题拉满、热搜不断,卖车后续高潮迭起,几乎贯穿了整个五一假期。28日,这辆迈巴赫600最终以990万元的价格被北京汽车流通行业协会常务会长禇振亮(褚会长)拍得。成交价公布后,周鸿祎惊呼,“我都懵了,不到100万元的市场价,我内心期望能翻两三倍差不多了。”褚会长也毫不讳言,就是要蹭周鸿祎的流量!5月1日,网友发现买家褚会长疑似只付了10万定金,未按要求付清余款,周鸿祎倒是淡定地表示,那么沉不住气吗?让子弹先飞一会儿吧;2日,褚会长称990万已支付,周鸿祎确认收到尾款。

“红衣卖车征集令”发布以来,周鸿祎凭借一己之力办起了国产新能源汽车擂台赛,各大厂商使出浑身解数走到台前,可谓“鸿祎造势、车企借势”,为我国新能源汽车品牌完成了一次曝光量巨大的“集体定妆照”,剑指“出海”大局。周鸿祎说:“搞流量也好,行为艺术也好,国产新能源智能网联车将远超国外品牌,重新定义‘豪车’。”他想通过自己的体验和影响力告诉大家,中国的智能网联车和新能源车行业已经崛起。

在此过程中,白嫖车企、给哪吒汽车抬轿子的猜测相当多,今天看来可以说是无稽之谈。合理的解释是,在新能源、人工智能等产业竞争白热化的当下,网红的价值被看见、被重塑,周鸿祎需要通过“换车”来打造自身形象,那么为国产新能源汽车“搭台唱戏”无疑是最优选。

到这里,周鸿祎成为网红的真相已近在咫尺。

网红“拯救”360?如何变现待观察

周鸿祎账号有一句评论:周总现在上蹿下跳,异常亢奋。这句话的另一个信息点是,人们没有想到周鸿祎是以网红的面目重新回到舞台上的。

2017年,一篇题为《人民想念周鸿祎》的文章流传网络。文中写道,“你不在(擂)台上这两年,中国互联网江湖完成了一次大洗牌……BAT变成了AT”“你当年脚踢百度、拳打腾讯、鄙视阿里、顺手搅一搅雷军的局,反抗压迫的革命理想也是广大吃瓜群众的心声”。周鸿祎在回应中说:“我没有建立什么帝国的心,我一直保有一颗创业者的心态,聚焦自己的方向,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周鸿祎沉寂的这些年,360早不是那个拳打“BAT”的互联网巨头了,2018年登陆A股以来,经历短暂的好景后,其市值一度跌破500亿元。喊着“All in AI”的周鸿祎将带领360走向何方?已经是网红的他怎么做?直播带货早已被否,毕竟“宇宙的尽头也不止直播带货”。可泼天的流量总要有个转化和流向,360旗下产品上车?目前还有待观察。

360年报显示,2023年,该公司营业收入90.55亿元,同比下降4.89%。其中,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业务营收45.21亿元,同比下降4.00%;智能硬件业务营收15.70亿元,同比下降16.80%;安全及其他业务营收17.65亿元,同比下降1.48%。业绩表现乏善可陈的当下,周鸿祎成为网红后,流量转化的落脚点恐怕只能放在其自研的千亿参数通用大模型“360 智脑”,及软硬件产品上车。

周鸿祎在《超越好奇》一书中写道:“我今年(2023年)53岁,我可能学不会‘二次元’了,可我要带领360入局汽车制造业,做大人工智能优势,这都需要我不断推翻自己的定见……日复一日的工作让人变得疲惫,不过我们可以借助好奇心和内驱力来恢复对生活的能量,让日常的工作变得更有趣和富有意义。”

回头再看,“入局汽车、做大AI”显然是周鸿祎成为网红的最大推手。当这位互联网初代创业者选择推翻自己、摆脱惯性,走上一条风险与机遇并存的道路时,巨大流量将如何“拯救”360,还需要放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上观察。但至少今天,我们可以为周鸿祎抖音账号粉丝数突破650万而鼓掌,一个不那么容易完成的年度KPI已经过半。

责编: 张轶群
来源:爱集微 #周鸿祎# #网红# #雷军#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