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产能紧缺专题之五】封测涨价“冲击波”

来源:爱集微

#封测#

#芯视野#

2020-11-30

【编者按】8英寸晶圆代工产能紧缺和涨价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正在向全行业传导:设计厂商等不到产能或面临客户流失风险,该如何自救?上游的产能紧缺和涨价对下游的代理、模组、终端厂商影响几何?为此,集微网特推出8英寸晶圆代工的“多米诺骨牌”系列专题报道,邀请业界知名专家、分析师和企业代表,对此进行全方位的解读与报道。

“涨”声再次响起来。

继8英寸产能紧缺引发晶圆、芯片价格普涨之际,又一让业界震撼的消息传来:近日封测大厂日月光投控旗下日月光半导体通知客户,将调涨2021年第一季度封测平均接单价格5-10%,以应对材料价格上涨、产能供不应求的情况。

全产业链“涨涨”不休之际,又将引发怎样的冲击波?

这些因素使然?

封测涨价,看来是多重宏观或微观经济因素导致的必然。

四川明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渠江对此分析,今年半导体封测的原材料成本价格上涨明显,一是银价的涨幅过大,从4月份的3元/克到最高峰涨到了5元多/克,将近翻倍,而银浆是半导体封装必须要用到的一种材料,其主要成分是纳米银粉。而且,最近铜价也基本上涨了百分之二三十了,目前到了今年最高峰,从以前的4万多元/吨涨到了最近的5万多元 /吨,尤其是11月之后。虽然铜所占的百分比在封测单价总构成中较小,但毕竟价格上浮了20%多,而像日月光这类侧重高端植球、基板级SIP等封装形式,对于单晶铜球的需求量非常大。

封装框架材料主要成本是铜银,键合丝材料几乎都是金银铜,芯片固晶是含纳米银85-90%的银浆,铜价银价的上浮都是推动封测上涨的主要推手。” 郑渠江强调。

看来,封装原材料价格上涨已大面积铺陈。集微咨询高级分析师陈跃楠也对此指出,包括基本的引线框架、键合丝、载板等,都已呈现一定的涨幅。

此外,产能释放导致供不应求亦成一大诱因。国内一家设计公司负责人关翔(化名)所指,日月光作为封测龙头大厂,这次价格调整主要原因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包括人力和原材料的封测成本在增加;二是包括宅经济、5G终端设备、汽车电子等都迎来了比较大幅的增长,订单爆满所致。

与此相对应的是,封测产能或将延续晶圆厂紧缺态势。郑渠江提及,明泰封测产能今年一直趋于过饱和,客户订单排期已至明年上半年。

国内封测厂跟进?

在封测巨头日月光发布涨价之后,国内封测厂会如何选择?

从参与者角度来看,关翔直接指出,国内封测厂事实上也一直在调整其封测的价格,包括调整老产品的封测利润,以提升到合理水平,以及为新产品设定一个稍高的封测价格等举措

郑渠江也明言,受第四季度原材料的上涨影响,国内的封测费或将提升5~15%之间。以明泰举例,基本上对老客户的调价大概处于5%~10%之间。对于新进的客户,价格调整基本上是20~30%,这主要是因为这些新客户的量很散而小,机台的效率较低,而且新客户就算愿意接受涨价也几乎处于难以接单的状态。封测厂非常看重的都是一些长期合作伙伴。

看来,封测全面普涨将进一步传导。

有分析称,龙头大厂日月光在调涨第四季新单及急单封测价格后,业界预期其他台湾地区封测厂如华泰、菱生、超丰等亦将跟进。

设计业如何应对?

显然,产能紧缺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正产生强冲击波,对于设计公司来说,如何应对此次封测价格的上涨?

这对规模大的设计公司来说影响相对有限。因为这些设计公司本身会提前布局,会提前规划产能,并会培养自己的第一、第二和第三供应商之类。而且,基于自身的实力,他们一般都会与上游的封测厂、晶圆厂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郑渠江指出。

可以说,受影响较大的是一些初创或量产规模相对较小的设计公司。“因为这些公司平时不会重视,会选择哪里便宜哪里封,与封测厂没有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但封测不是说想有就有的,在客户突然要求有量封测时,封测厂从开模具到订设备至少准备三四个月。等到产能可以满足跟上了,但有可能黄金周期就错过了。” 郑渠江分析说。

据悉,封测芯片的单价是与量挂钩的。郑渠江说,量大则单价会更优惠。大的设计公司封装单价会有调整,但产能不会受影响。而一些小的设计公司在未来两三个月产能将更趋紧张。

“如果说是整个封测业一起上调价格的话,对于已有比较成熟产品线的一些厂商没有太大的影响,主要还是对一些新进入的、正在研发产品的设计厂商影响较大。”陈跃楠也如此断言。

处在这一非常时期,设计公司面临的考验只多不少。对于应对之策,关翔直陈说,目前确实面临着晶圆产能受限和封测成本提高的尴尬局面。国内设计厂商包括本公司在内,也会相应地调整产品价格,以适应新的竞争环境,直至晶圆产能和封测价格上涨的问题得到缓解。当然,国内IC设计厂商还可以通过调整供应链,提高自身产品的竞争力来积极应对。

而从另一角度来解读,这对设计厂商来说更需要未雨绸缪。郑渠江建议,国内设计公司一定要学会拥抱制造实体,拥抱上游的晶圆厂和封测厂。如果平时没有一个良性的计划,哪里有产能哪里做,哪里价格便宜哪里做。那到最后的话,一旦到了旺季,基本上是找不到产能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封测厂,它是不会有过多的富余产能空闲的,因为封测利润率高低和产能稼动率息息相关,设备产能稼动率比销售价格还重要。

封测厂的喜与忧?

封测涨价看来已势不可挡,但对目前的国内封测厂来说其实亦喜忧参半。

可以说,封测厂的营收预计将有大幅增长。以明泰的经营业绩来说,郑渠江预计,今年整体销售额与去年相比全年应该会有50%的递增,但是利润额增长因原材料上涨同比预估大约会40%多。而且,明泰明年已拟定了一个连续三年50%的增长计划,在四川7万多平米的新工业园已进入装修阶段,大概明年3月就开始设备进厂调试了。而且,有很多客户已提前介入锁定了明年的产能合作订单。

国内封测厂的今年利润表现都将大幅上扬,主要来源于设备的稼动率达到了满负荷。而且,现在扩产设备交期基本上都由以前的三个月排队到四到六个月。” 郑渠江补充说。

而从封测产能来看,伴随着国外对中国的打压之势,国内设计公司更加同心协力将更多的产能向国内转移,加上国产替代化浪潮以及5G、AIoT和汽车电子等引发的强劲需求,郑渠江预计产能紧缺势头肯定将持续至明年4月乃至全年。

尽管这一波浪潮让封测厂吃了“甜头”,但变局也在不断演变。

郑渠江直言,随着封测厂不断扩产,以及近些年国内众多新建的封测厂陆续投产,新增产能或将快速“补位”,产能紧缺的情况在得到缓解之后,涨价的“红利”在消化之后,未来的封测业必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大战。(校对/Sky)


责编: 慕容素娟

JZ

作者

微信:

邮箱:作者1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