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推出“未来制造计划” 或面临六大挑战

来源:爱集微 #澳大利亚# #清洁能源# #制造业# #高科技#
5257

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采取干预性产业政策扶持战略性产业时,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不甘落后,近日推出了“澳大利亚未来制造计划”。

虽然缺乏细节,但他的计划侧重于制造业、清洁能源、高科技和未指明的未来产业。与其他此类政策声明一样,该计划称政府将利用专业知识、研究和知识产权来创造先进的、高利润的、世界领先的技术及生命科学、媒体、教育和金融服务产业。

该计划面临多项挑战。

首先,澳大利亚的产业政策声明和口号由来已久,如时任总理朱莉娅·吉拉德(Julia Gillard)政府于2012年发布的《亚洲世纪的澳大利亚》白皮书。但这些政策都没有取得显著成效。

其次,除非以天然比较优势为前提,否则产业政策很少能取得成功。澳大利亚虽然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但起点较低。由于国内市场相对较小,因此必须通过出口来实现规模经济,但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使得运输成本高昂。

高昂的劳动力成本和平平无奇的生产率也是不利因素。澳大利亚的建筑成本居世界前列。高昂的监管和合规要求削弱了澳大利亚的竞争力,一个新矿山或工厂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获得批准。

在澳大利亚拥有矿产储量等竞争优势的地方,发展铝冶炼等下游加工业的尝试以前也曾进行过,但效果参差不齐。

第三,澳大利亚的工程和技术技能基础可能不足以支持未来产业。

尽管政府提供了大量支持,但制造业在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份额已从上世纪50年代进口限制较高时的近30%降至目前的6%左右。

这侵蚀了必要的工业生态系统。美国仍然拥有庞大得多的工业综合体,但《通胀削减法案》和《芯片和科学法案》支持的项目却出现了成本超支、延误、监管障碍和生产困难等问题,这凸显了重建一度丧失的工业能力的难度。

澳大利亚已经面临技能短缺的问题,这阻碍了住房和基础设施的建设,而有限的水资源供应也会阻碍锂等重要矿产的开采。

汇集相关产业和供应商的产业集群是制造业成功的关键。为了建立新的产业,澳大利亚需要通过进口技术、机械和熟练工人来创造这些产业。这将从根本上违背政府的战略目标。

第四,阿尔巴尼斯所针对的领域令人费解。澳大利亚在能源转型所需的关键材料供应方面面临着激烈的竞争,缺乏在铁矿石和煤炭方面的质量和成本优势。

电池、太阳能电池板和许多其他绿色技术都由中国生产商主导,他们拥有更丰富的经验、更高的效率和更优越的经济性。

欧盟威胁要对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和电动汽车征收关税,就凸显了这种压力。澳大利亚本国的生产力委员会对支持本地电池制造产业的计划提出了质疑。许多潜在项目,尤其是利用清洁能源再生制造业,将依赖于碳封存和绿色氢气等尚未在工业规模上得到验证的技术。

第五,即使澳大利亚找到了国家领军企业,公共投资也可能无法产生足够的回报。企业将迁移到融资、成本和税收具有吸引力、靠近主要客户和工人的地方。许多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澳大利亚企业,如麦格理集团,都将业务重点放在海外,或在很大程度上由外资拥有和资助。

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Trade Unions)对“澳大利亚未来制造计划”理论上可能创造的数十万个就业岗位大加赞赏。然而,阿尔巴尼斯在公布蓝图时,却强调要利用机器人技术来尽量减少澳大利亚国内劳动力成本高的劣势。

第六,如前所述,许多国家都在推行类似的产业政策。那些拥有大量货币和工业资源的国家很容易就能超过澳大利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补贴作为变相的产业保护措施,可能会引发贸易战和针锋相对的报复,从而抵消其效果。

实际上,“澳大利亚未来制造计划”是政府2025年选举战略的一部分。计划中的立法将合并和重塑现有项目,如150亿澳元(约合97亿美元)的国家重建基金、10亿澳元的太阳能阳光计划和20亿澳元的氢能起步计划。

毫无疑问,澳大利亚政府还将增加一些新的优惠和赠款。

澳大利亚最好进行结构改革,培养一支健康、熟练的劳动力队伍,改善成本结构,从而为具有生产力和竞争力的经济奠定基础。

为基础研究提供更多资金、改善教育体系和医疗服务、促进科学发展、简化税收和监管框架,这些都可能产生卓越的长期效果。

澳大利亚的研发支出不足,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不到2%,远低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2.7%的平均水平。

遗憾的是,所有这些都与现代政治家们的短期政治视野和持续不断的公告相冲突。但是,澳大利亚的新产业政策并不会改变其经济模式,因为它仍然严重依赖于向一个主要客户——中国——出口矿产品,以及被高估的房地产市场。(校对/孙乐)

责编: 赵月
来源:爱集微 #澳大利亚# #清洁能源# #制造业# #高科技#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