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AI前董事会成员透露CEO奥尔特曼被解雇的内部纷争

来源:爱集微 #OpenAI#
5655

前OpenAI董事会成员海伦•托纳(Helen Toner)近日打破了长时间的沉默,在5月28日发布的一段播客中详细揭露了导致公司CEO山姆·奥尔特曼(Sam Altman)被解雇的内部纷争。托纳在去年11月的行动助推了奥尔特曼的离职。

她举了一个例子:当OpenAI于2022年11月发布ChatGPT时,董事会没有提前得到通知,而是在Twitter上得知这一消息。托纳还说,奥尔特曼未向董事会告知他拥有OpenAI创业基金的事实。

奥尔特曼被解雇后不到一周就被重新任命为CEO,但托纳首次让人们了解了奥尔特曼再受聘前的解雇事件。

托纳在TED AI Show播客中说:“董事会是非营利性的,成立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确保公司的公共利益使命是首要的——高于利润、投资者利益和其他事项。”

她说:“但多年来,奥尔特曼一直隐瞒信息,歪曲公司事项,有时甚至直接对董事会编造谎言,这让董事会很难真正完成这项工作。”

托纳说,奥尔特曼向董事会提供的关于公司少数正式安全流程的信息很多时候都是不准确的。

托纳说:“对于任何个案,奥尔特曼总能想出一些听起来无伤大雅的解释,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或者是被误解了,或者是其他一些原因。但最终的结果是,长此以往,我们四个解雇他的人都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根本无法相信奥尔特曼所说的话。作为董事会,这完全是行不通的,尤其是一个应该对公司进行独立监督,而不仅仅是帮助CEO筹集资金的董事会。”

托纳解释说,董事会已经在努力改善问题。去年10月份,也就是奥尔特曼被解雇的前一个月,董事会与两位高管进行谈话,他们转述了与奥尔特曼的经历,包括有问题的沟通和不实信息的截图和文件。而这些经历他们以前并不愿意分享。

托纳说:“两位高管突然向我们透露,他们无法信任奥尔特曼,原因在于奥尔特曼造成了一种极为有害的工作氛围。他们甚至使用‘心理虐待’这样严重的词汇来形容,明确表示他们不认为奥尔特曼是带领公司走向AGI(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的合适人选。同时,两人还表示他们不相信奥尔特曼有能力或者愿意去改变现状。”

OpenAI发言人没有立即进行回应。

OpenAI曾宣布成立人工智能(AI)长期风险研究小组。而在5月早些时候,OpenAI在成立研究小组一年后解散了该小组。消息传出几天后,OpenAI联合创始人伊利亚•苏茨克沃(Ilya Sutskever)和扬•莱克(Jan Leike)两位团队负责人宣布从这家微软支持的初创公司离职。莱克已宣布加入OpenAI的竞争对手Anthropic。他在5月24日写道,OpenAI的“安全文化和流程已经被光鲜亮丽的产品所取代”。

托纳的言论和高调离职是继去年领导层危机之后发生的。

去年11月,OpenAI董事会解雇了奥尔特曼,称董事会进行了“审议审查”,奥尔特曼“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没有保持坦诚,妨碍了董事会履行职责的能力”。

董事会称:“我们对他继续领导OpenAI的能力不再有信心。”

报道称,虽然苏茨克沃将重点放在确保人工智能不会伤害人类上,但包括奥尔特曼在内的其他人反而更热衷于推进新技术的研发及推出。

奥尔特曼的离职引发了其它员工的辞职或辞职威胁,包括一封几乎由OpenAI所有员工签署的公开信,以及包括微软在内的投资者的哗然。不到一周,奥尔特曼又回来了,而投票反对罢免奥尔特曼的董事会成员托纳和塔莎•麦考利则下台。苏茨克沃放弃了他在董事会的席位,继续留任,直到今年5月14日宣布离职。亚当•德安吉洛(Adam D'Angelo)也曾投票反对奥尔特曼,但他仍留在董事会。

今年3月,OpenAI宣布了包括奥尔特曼在内的新董事会,以及律师事务所WilmerHale对导致奥尔特曼下台事件的内部调查结论。

OpenAI没有公布WilmerHale的调查报告,但总结了调查结果。

OpenAI董事会主席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当时表示:“审查结果显示,前董事会与奥尔特曼和格雷格之间的信任出现了严重破裂。”他指的是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泰勒还补充道,审查结果还“表明董事会行事是出于好意……‘并且’没有预料到之后出现的一些不稳定情况”。(校对/孙乐)

责编: 刘洋
来源:爱集微 #OpenAI#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