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寻求“超FRAND”费率遭训斥,英国法官要求补偿OPPO和小米庭审费用

来源:爱集微 #松下# #小米# #OPPO# #专利#
1.4w

引言:英国高院Meade法官:“你的客户(松下)想要继续这些诉讼,在我看来只是被用来让他们(OPPO和小米)陷入危困处境,从而不得不支付超FRAND的许可费!”

据媒体报道,小米和OPPO正面临日本电子公司松下在欧洲提起的总共24起诉讼。集微网从Managing IP获悉,这些诉讼中,英格兰和威尔士高等法院(“英国高等法院”)率先有了实质进展,计划在2024年第四季度召开针对松下诉小米案件裁决FRAND费率的庭审。

英国高等法院的Richard Meade法官在11月3日和11月8日已经为了案件案例程序召开两次听证。听证会的文字记录显示,松下在两次听证中前后矛盾的立场让Meade法官对松下的措辞异常严厉,认为松下的目标就是为了要获取超FRAND的许可费,并因此要求松下补偿OPPO和小米为参加庭审而支付的费用的绝大部分。

据悉,在11月3日的听证中,松下和小米都向法院承诺会遵守高等法院裁定的FRAND许可,同时松下承诺不会执行UPC(欧洲统一专利法院)或者德国的禁令。对于想要尽快解决争议达成共识的善意许可人和被许可人来说,这样的选择都是合理的。一般权利人在多个法域起诉的目的就是要为了达成全球专利许可,如果一个双方认可的法院能够帮助达成全球专利许可,那么在其他法域再推进诉讼,除了浪费诉讼预算,没有别的作用。更何况在松下诉OPPO和小米的案件中,英国高等法院是松下作为起诉方挑选的起诉地点。

然而在11月8日的庭审中,松下认为放弃对UPC或者德国禁令的执行是“不恰当和不成比例的”,并拒绝对放弃执行禁令作出承诺。

事实上,虽然诉诸法院是专利许可谈判陷入僵局时,许可双方经常选择的一种弥合谈判双方差距、推进谈判的方式。但法院的禁令救济也常常被一些专利权人滥用,作为针对实施人的谈判筹码。使得实施人面临要么接受超高额许可费率(也称超FRAND费率),要么退出相关市场。以对专利权人友好而著称的德国法院,尤其是慕尼黑法院,就经常被试图获取超高额许可费率的专利权人选择来实施这一花招。

而英国高等法院近年来因裁定全球费率著称于世,曾审理了Unwired Planet诉华为案、InterDigital诉联想案和Optis诉苹果案。裁定的全球许可费率可以一次性解决许可双方的全球专利许可费纠纷,这也是选择到英国提起诉讼的专利权人的最主要目的。

因此,对于松下选择英国法院作为裁决全球费率的场所,又在听证会上立场反复的行为,Meade法官表示不理解,并质疑松下继续推进UPC和德国诉讼的动机。“在英国越快决定和达成许可,许可双方就能越快终结在其他法域进行的在我看来属于浪费资源的侵权和其他相关诉讼“,Meade法官表示。此外,Meade法官还认同松下使用其他法域平行诉讼的目的是为了获取“超FRAND费率”。他对松下的出庭律师坦率地表示,“你的客户推进(其他法域的)13个诉讼就是为了让小米陷入危困处境,从而不得不支付超FRAND费率。除了这个目的,我看不到这些诉讼的其他用处”。

正如Meade法官所指出的那样,近年来部分专利权人利用全球不同法院对FRAND原则解释、全球费率裁决、临时禁令、禁诉令与反禁诉令判罚的差异性,进行选择性诉讼,不合常理的规模化诉讼,以寻求“超FRAND费率”,已经成为困扰专利许可行业健康发展的一大顽疾。解决这一顽疾既是节约司法资源的必然选择,也符合善意许可人和被许可人寻求FRAND许可的根本利益。

关于松下诉OPPO和小米案件的后续进展,集微网将持续关注。

责编: 爱集微
来源:爱集微 #松下# #小米# #OPPO# #专利#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