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叫停造芯:寒意袭卷下的壮士断腕

来源:爱集微 #OPPO# #哲库# #ZEKU# #芯视野#
6.8w

5月12日,自研芯片四年后,OPPO以一种急速的方式,宣告造芯使命的终结。

如同影像里那些朴素治疗枪伤创口的画面,撒上一把火药后爆燃引发起灼心之痛。

行业持续低迷,人们相信手机市场的光,但不知道剧本的方向。寒气加速蔓延,卖了三两三的梦想,及时止损或是最好选项。

OPPO俯身猛冲探底世界上最深沟壑的旅程,折戟在汹涌的暗流之下。但正如同狂风中的蝴蝶飞不过沧海,谁会忍心责怪?

一觉醒来公司没了

西电毕业的小李在哲库工作了两年,做工程师的他经常会和笔者热情探讨交流一些行业话题。

但在昨日中午笔者就哲库解散一事向其求证时,小李只回了一句“公司没了”后,就再无回复记者的问询。

和小李同样错愕和伤心的,还有哲库的大部分员工。社交媒体上,有员工表示11日晚间得到公司消息,门禁与IT系统权限封闭,要求12日居家并参加线上全员会议,当时预感有事发生,但没想到一觉醒来等到的是公司解散的噩耗。

还有员工称上周还有研发同事去国外出差商谈设计合作,结果途中也收到了通知。一些海外的求职者称最近几天还在参与哲库海外公司的面试。

12日午后,OPPO内部以文件形式正式官宣将终止哲库业务。此后,哲库公司发布通知,称自5月12日起解散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分公司,并依法终止所有劳动合同。5月19日开始与员工签署补偿金协议,提供补偿金N+3,5月薪酬全部统一按照一个月结算,缴纳5月社保公积金。

为降低对未报到应届生的影响,哲库提供两个选择:如选择OPPO,工作地点统一为东莞长安,薪资条件不变;如选择补偿方案,补偿金额为(offer月薪+奖金/12)×3。

这套在时间和方式上的操作,在一家芯片公司的人事部门负责人看来非常专业,包括不错条件的遣散待遇,让员工情感释放有一定缓冲,尽可能弱化此次事件带来的影响,互相成全,好聚好散。

哲库2019年成立,短时间内迅速发展壮大,如今哲库已有3000余人规模,其中国内员工有2500人,按照人员规模,已是国内ToP级的芯片设计公司。四年来,不少来自展锐、海思、高通等知名芯片设计企业的人才加盟哲库,也包括不少国内知名微电子院校校招人才。

如此大规模的人员遣散对于人才市场的冲击巨大。一些猎头公司和国内芯片公司早早做好的“抢人”的准备。从12日下午起,这些机构和公司组建各种哲库招聘群,人才对接群,希望延揽所需的人才。

有实力的公司看重哲库员工光鲜的背景履历,能招尽招。但一些中小公司认为哲库的人才过于昂贵。

“招不起,哲库薪水都是我们的好几倍。”一位小型芯片设计公司负责人告诉集微网。

戛然而止的背后

作为近年来在自研芯片上投入力度最大的手机公司,OPPO解散哲库的背后,充满了现实的无奈。

根据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了13%。IDC发布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报告,今年一季度国内出货约6544万台,同比下降11.8%。延续了2022年以来每季度出货量同比降幅超10%的态势。

如今的局面,是连芯片大厂都看不到的未来。高通联发科发布的今年Q1财报显示,营收利润双降,市场需求不振、宏观环境逆风以及库存高企成为影响业绩的主要因素。最关键的是,目前看不到任何回暖的迹象,而且这样的情况还将延续几个季度,这相当于是非常悲观的信号和预期。

手机市场的低迷惨淡,让OPPO以及哲库昔日的宏图夙愿变得黯淡无光。

哲库虽然延续了自研芯片循序渐进的规律,但起步定位于高端。


哲库2021年推出的首款自研芯片MariSilicon X是一款6nm的NPU芯片,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仅单次流片费用就达1亿元人民币;2022年推出的MariSilicon Y是同样6nm(N6RF)蓝牙音频SoC芯片,彼时全球应用该工艺的厂商只有苹果。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OPPO造芯三年投入500亿应该是对三年整体研发费用的误读,但行业人士认为,哲库不到四年的时间,研发投入规模也应该在百亿左右。

先进制程的芯片往往造价不菲,研发投入成本之巨大,且需要资金的持续性。

此外,有消息称哲库的4nm AP芯片已在台积电完成流片。OPPO虽然短期内在高性能功能性芯片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要在移动AP领域复制功能性芯片成功经验难度极高,后续如果整合基带更加具有挑战性,也对资金成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了支撑起造芯宏图,哲库近年来高薪招募了不少行业精英,掀起了大面积的高薪挖角潮。

据了解,一些来自海思、高通、展锐等公司的技术人员入职哲库,薪水直接double,来者不拒,其中也包括不少行业大牛。目前曾被媒体曝光过的就包括联发科前无线业务大将李宗霖、小米前高管朱尚祖、前高通资深产品总监姜波等,最近的一次高管加盟,是壁仞前海外团队AI方向负责人孙成坤,担任哲库NPU部门负责人。

不菲的薪资自然吸引了众多芯片精英人才的加盟,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先进芯片的研发速度,但也推高了运营成本。

因此,考虑到未来可能很长一段时间全球经济和市场都会充满不确定性,如果OPPO继续加大芯片业务投入,有可能会进一步影响核心业务以及其他业务的培育。为了稳住基本盘,OPPO不得不毅然决然砍掉自研芯片这样的高投入业务,减少经营压力,也在情理之中。

造芯值得铭记

行业看来,先进制程芯片需要长期累积,不可能一蹴而就,特别对于手机核心芯片而言,大如苹果、三星等厂商经过多年研发,依然无法摆脱对于高通的依赖,哲库要在三四年间走过别人十几年的路,实现跨越式追赶挑战太大,风险也太高。

一位熟悉OPPO的行业人士认为,OPPO有时候太两极化,要么太现实,要么太理想。一上来就是数千人规模的SOC基带大芯片布局,能不能成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但另一位手机行业人士表示,从当时宣布造芯的时间节点,面临的机遇看,OPPO造芯的策略“没毛病”,但也有赌的成分,只是随后几年的外部形势确实超出了太多人的预料。

过去几年,手机厂商不乏有造芯的尝试,要么浅尝辄止,要么举步不前。很多人将OPPO造芯和华为造芯相比,但除了华为有通信业务“现金牛”支持外,OPPO面对的是不同于华为当年的人才成本,不同于当年的手机蓝海市场环境,在这样的情况下,OPPO近年来对于造芯的坚持和投入值得肯定。

过去三年,在地缘政治、疫情等众多黑天鹅事件伴生下,哲库仍一年一个脚印推出了三款自研芯片产品,且都包含了不少创新技术,能够看到的是,技术产品逐步由外围功能性芯片进入核心芯片,并在先进制程方面加速迭代和探索的思路。

如果传闻的哲库自研4nm AP年底量产,明年一季度上市为真,那则是国内自研芯片中又一颗高端移动AP,意义重大,成功量产将给国内芯片设计厂商更大的信心。

但越是如此,在哲库宣布解散的消息面前,越让人深感惋惜。

但OPPO在三款高性能功能性芯片以及AP芯片尝试更大的意义在于其独立承担起了巨大的试错成本,让国内其他芯片厂商看到了自主化道路的可能性,也为行业培养集聚了一批优秀人才。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对于国内芯片产业而言,人和信心比黄金更宝贵。

四年前,OPPO发下宏愿,秉持十年磨一剑做芯片的心态,要征服深不见底的深渊,这是一种勇气;四年后,在时局维艰的当下,OPPO选择及时止损,解散庞大的业务团队,也同样是一种勇气。一方面,应该尊重和理解企业做出的艰难选择,同时,也应该清楚地看到芯片自研这样一条“九死一生”之路的不易,进入者应该多一份务实与敬畏,寻找到更切合实际的技术创新发展路径,并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校对/张轶群)

责编: 张轶群
来源:爱集微 #OPPO# #哲库# #ZEKU# #芯视野#
THE END

*此内容为集微网原创,著作权归集微网所有,爱集微,爱原创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