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李在镕“芯”累一年,三星只敢前进不敢后退

来源:爱集微

#三星#

#年度盘点#

12天前

【编者按】2022年,半导体行业依然在挑战中前行。后疫情时代、行业下行、地缘政治等因素仍深刻地影响着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及生态。2023年全球半导体行业如何发展?新的挑战又会从何而来?为了厘清这些问题,集微网特推出【2022-2023专题】,围绕热门技术和产业,就产业链发展态势、热点话题及未来展望做一详实的总结及梳理,旨为在行业中奋进的上下游企业提供可以参考的镜鉴。

集微网报道 一直以来,三星面临从半导体行业暴跌到困扰着公司的最新法律纠纷等挑战,同时还要想方设法抵御业务上的挑战者,去年刚“风光出狱”的三星会长李在镕已跨入更艰难的2023。新一年三星会遭遇什么样的挑战,李在镕会带领这座大船驶向何处?

经营环境恶化,业绩承压

由于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将加剧,预计2023年三星经营环境将恶化、内外交困,三星面临前所未有的经营挑战。

存储市场遇逆风,芯片价格持续下跌,且亏损将在2023年进一步扩大。内存芯片制造商都将报告2022年第四季度的运营亏损,美光科技在其截至2022年12月1日的第一财季陷入亏损,并且已经警告称在接下来的2023财年第二季度将出现更大的亏损。消息人士预计三星也将在2022年第四季度难以让其芯片业务保持盈利。但三星表示,该公司不会削减DRAM和NAND内存芯片的产量,预计需求将在中长期内反弹。但这也意味着,较低的芯片价格将至少在未来几个季度侵蚀公司的利润。

存储芯片行业的寒流已经浸淫了晶圆代工行业。三星表示,第三季来自半导体部门的运营利润同比减少了一半,至5.1万亿韩元(约合36亿美元)。半导体市况下行,继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宣布今年资本支出将低于去年后,原本有意维持高档资本支出的三星,也传出可能缩减晶圆代工投资,凸显芯片需求低迷。三星今年晶圆代工投资支出可能低于去年,估计约与2020年及2021年的12万亿韩元(约97亿美元)差不多。

随着分析师预期芯片市场放缓程度将大于预期,三星可能跟进对手脚步,减少资本支出。花旗集团全球市场公司近来也认为,三星借由削减投资,调整芯片供应策略的可能性日益升高,因为存储芯片价格下滑速度快于预期,导致利润低于损益平衡点,三星主管去年底一度宣称,将维持生产计划不变,并增进芯片制造技术,以撑过库存增加及需求放缓的时期。

三星必须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三星正计划增加非内存芯片的外包生产,包括显示驱动IC和图像传感器。据了解,中国台湾代工厂联电可能会向三星提供更多的图像传感器和显示驱动IC产能,而三星代工部门则继续生产智能手机应用处理器等更先进的产品,其目的是通过供应渠道多元化来增加芯片采购的稳定性。

与此同时,三星代工部门正计划在韩国平泽和美国得克萨斯州泰勒之后建设第三条生产线,该地点很可能在欧洲,欧盟自去年以来一直对外投资开放,而欧洲也是三星可以与客户更紧密联系的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三星已经宣布了五年内450万亿韩元的投资计划,预计三星将积极利用投资启动并购。去年高通或联手三星、英特尔等共同收购Arm的传闻甚嚣尘上,自李在镕出狱后,三星半导体并购或将在2023年提速。

“纳米竞争”明显白热化,只能进不能退

从三星的盈利结构可以看出,在价格较高的纳米竞争领域,利润率更高。自从英特尔在7nm掉队,台积电与三星关于3nm制程的较量已经明显白热化,三星只能进不能退。

科技市调机构TrendForce统计,以去年第3季来看,台积电市占率高达56.1%,三星为15.5%,两家公司合计囊括逾七成市占。如今台积电、三星均调降年度投资、对半导体市况态度保守,这也将牵动两强在最先进的3纳米制程竞逐赛。

三星在去年6月底宣布3纳米量产以来,对良率议题三缄其口,近日似乎终于有了新动作。据韩国经济日报报道,据业内人士消息,三星大幅提高了3nm芯片的产量,似乎是良率问题得到了解决。据报道,三星将在其3nm工艺中采用透光率超过90%的最新EUV薄膜(pellicle)以提高良率,这些薄膜将来自韩国公司S&S Tech。三星一位高管在受访时表示,三星第一代的3nm制程良率“接近完美”,第二代3nm芯片技术也迅速展开。

在报道三星好消息的同时,韩媒还不忘拉踩一下台积电,指台积电良率数字太夸张。据台媒报道,台积电的3nm工艺实现了高达85%的生产良率,吊打三星,韩媒称行业人士认为实际可能在50%。

政治干预科技关键领域,三星陷两难

地缘政治的对抗正扭曲半导体市场,市场不确定性增加,特别是美国芯片法案效应显现以及Chip4联盟或将组建,让三星陷入两难境地。

芯片产业等同于国家安全问题,尤其美国与中国已正在将人才、资金和政策集中在芯片研发。拥有三星30年工作经验的国会议员梁香子(Yang Hyang-ja)受彭博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处在一场芯片战争中。”梁香子在去年12月的采访中这样说,“技术至上”可以让韩国在国际会议中发挥主导作用而不被动。

三星和美国既有勾连又各怀鬼胎。李在镕风光出狱,还得是三星集团依托着美国的强硬关系,给予韩国执政者施压,硬是从经济法律问题变成了政治恐吓。Chip 4极大概率可能会在一月份达成一致。去年年中,假释出狱的李在镕就为海外行程跑断了腿。在5月为迎接美国总统拜登访韩而首度缺席听证会,随后发表了“投资非死即活”的演讲、会见了英特尔CEO基辛格,之后又要开启海外行程,远赴欧洲。

为了抵御共同的敌人台积电,美国和三星在尖端工艺上或有合作。5月25日,拜登在拜访韩国时参观了三星3nm平泽园区,并与尹锡悦总统共同签字。三星在拜登访韩后更换了主导新一代芯片开发的R&D以及代工制造技术中心的负责人,合理推测,拜登或许在此次访韩过程中,与韩国政府以及三星就3nm制程上达成了某些合作。

为对三星留有一手,美国以Chip 4来抑制新兴的代工业务过热。美国不希望台积电与三星实施过于激进的市场竞争策略,美国芯片法案正是着眼于增加国内代工需求,如果三星与台积电采用阶段性的倾销定价,英特尔可能将面临严峻的财务压力。有消息称,Chip 4或将在一月达成,后续三星如何应对还有待观察。

世袭制终结,“三星精神”如何传承

“掌舵者的缺位导致三星未能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定,这使其失去了在半导体行业的领先地位。”Leaders Index企业研究主管Park Ju-gun。三星在韩国扮演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以至于被称为“三星共和国”。去年10月28日,“三星太子”李在镕终于在本周四被任命为三星的会长,继承了他父亲李健熙于2020年去世后留下的空缺。自李在镕却因贿赂朴槿惠2.7亿一事锒铛入狱,个人不仅失去自由,三星集团更是摇摇欲坠。

在去年5月,面对更加强硬的新政权,总统文在寅坚持财阀改革,三星只能让步,李在镕公开表态,结束世袭制,“三星管理权,将不再传承给子女。”专家表示,李在镕需要更新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就像他父亲在20世纪90年代所做的那样,建立一个专注于质量的新管理团队。

一向以温和形象示人的李在镕正在向外界展示其“更大胆、更具挑战性”的另一面。三星是韩国最具主导性的公司,连同整个三星集团所覆盖的更广泛的业务,往年李在镕都会在跨年时,拜会所有事业并鼓励员工,去年参加三星平泽厂二号产线机台进厂的移机典礼,前年第一个正式行程为造访华城的三星半导体研究中心。然而,李在镕在2023年第一个工作日,罕见地会见三星集团旗下所有事业体的主管,而非例行的新年拜会,

李在镕在正式成为会长后却遭遇了全球半导体大环境的变数,获任三星会长时,没有任何就职仪式,在内部发稿中透露出更多的是挑战与责任。李在镕在文中说道,“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是严峻的,市场是冷酷的。”危机可能是一个机会,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提前准备,培养实力。“现在是时候更大胆、更具挑战性了。”“新三星”在李在镕的掌舵下驶向何处成为行业未来的焦点。(校对/张杰)

责编: 李梅

王云朗

作者

微信:

邮箱: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