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订单加持带动股价反弹,资本助力下机器人产业链“卷”起新蓝海

来源:爱集微

#机器人#

#产业链#

08-17 18:38

集微网消息,近段时间,机器人概念股股价持续走强,其中在8月12日,300多家机器人概念股中,开盘即有200多家企业股价上涨,再次引发市场广泛关注。事实上,今年以来,机器人产业链上市公司股价出现明显的波动现象,年初股价表现为持续下跌,直到今年4月末、5月初,机器人行业概念股股价开始反弹,截至8月12日收盘,已有机器人(新松)、拓斯达、埃斯顿、埃夫特、哈工智能等头部企业股价已接近或超过年初水平。

而在机器人概念股股价波动的过程中,行业内也涌现出众多跨界公司,其中在造车领域,已有小米、智己、小鹏、大众、特斯拉、现代等主机厂加入到机器人赛道,助推了机器人行业热情高涨。不过在这火爆的背后,在业内人士看来,“机器人行业特别内卷。”

股价暴跌暴涨背后,内卷才是“真相”?

近段时间机器人概念股持续走强,已持续数月处于上涨趋势,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东方财富机器人指数显示,机器人概念股自年初以来股价呈现出两段不同的发展趋势,年初至今年4月下旬,股价指数呈下跌趋势,跌幅超过41%,部分企业股价出现腰斩情况;不过从4月末至今则呈现增长趋势,目前指数已恢复至3200点左右。

进一步查询发现,机器人、拓斯达、埃斯顿、埃夫特、哈工智能等本土头部机器人企业的股价已经接近年初水平,部分企业的股价甚至找过了年初水平,市场有声音称,这是机器人市场景气所带动。而市场数据似乎也在验证了这一点,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国内工业机器人产量在6月回升,同比增长2.5%。

业内人士认为,“近些年来,中国智能制造提速,而人力成本也在不断上升,机器代人已经成为趋势,这是不可逆转的,机器人行业受大环境带动,确实是不断成长的,但这跟股市是两码事,股市的波动不能代表行业的真实情况。”

该人士介绍,“机器人”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工业领域主要是机械臂,巡检行业有巡检机器人,餐饮领域有餐饮机器人,物流方面的又是另一种形态,“不同的应用领域,机器人的形态都不一样,而且不同的细分领域,还会细分很多类型的机器人,如物流方面,有送快递的、有叉车、有AGV等,形态都不一样。”

就目前来说,以机械臂为代表的工业机器人发展相对成熟,是主机厂、锂电池工厂常见的自动化设备,据笔者了解,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主要采用的是发那科、库卡的设备;大众汽车偏爱库卡产品,在美的全资收购库卡后,大众也开始侧重于ABB;美国福特等倾向于发那科、川崎、那智不二越等日本品牌;新松机器人、埃斯顿、埃夫特等本土品牌也开始在汽车制造等领域崭露头角。

而在智能机器人领域,特别是服务机器人领域,“国内外企业基本处于同一发展阶段,这还是一个很大的蓝海,市场的需求也很大,但是成本还是很高昂,不少关键零部件还是无法自主,需要进口,导致我们的成本很难降下来;重要的是,各个环节是割裂的,很难形成体系。”另一位机器人创业公司人士表示。

在他看来,机器人市场很大,但各细分领域都有很多国内企业,“大家都非常卷,为了抢市场,大家都在拼价格,所以我们看到,产品价格下去了,但是成本没有跟着下来,目前来说,新成立的公司,都是在投入,很难有实现盈利的。而且资本市场看到机器人各个细分市场前景大,都把互联网的那一套拿过来,直接烧钱,拼命抢市场,导致这个市场更加的卷。其实,虽然目前行业都在拼低价格,但也不是一般企业所能承受的,还需要继续提升技术,降低成本,也需要继续培育市场。目前来说,市场没有寡头,都是在烧钱。”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资本进入机器人市场,除了加大行业内卷,也给市场带来了新改变,最直观的体验是,带动本土机器人上下游产业链快速发展,有利于未来继续降低成本;不过其也强调,“这不是短期就能实现,需要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近日行业专家在接受调研时也表示,精密减速机仍需大量外购,随着很多机器人企业进行扩产准备,国内的顶尖供应商拥有较大优势(如绿的谐波),“产业链切入小米,特别是国产产业链切入,是合乎逻辑的。”

下半年机器人订单明显增多

日前,普渡科技裁员引发了行业热议,采访中有业内人士表示,服务机器人领域门槛相对低一些,市场内卷度很高,普渡科技人员扩张速度超过业务发展速度是造成公司架构优化的重要原因之一,“过去几年的疫情,让机器代人越来越深入人心,加上资本的助推,服务机器人从2020年开始获得了很大的发展,但酒店餐饮等服务行业也在疫情冲击下遇到各种困难,市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为了扩大市场,很多机器人创新公司都加快了融资力度,既要占领国内市场,也开拓国际市场,还要随着市场需求变化不断调整,某工业机器人内部人士表示,“我们很多业务都要靠业务员地推,这个行业还是需要循序渐进的,很难做到一下子迈很大的步子。行业在发展,市场需求也在变化,现在不像以前只谈单个设备了,都是谈解决方案,客户丢问题,让我们去帮他们解决问题。如在工厂的物料配送,他不管你上料、下料设备,客户需要的是,怎么更好地传送物料和库存管理以及降低成本。”

多位机器人业内人士在采访中,始终将股价波动与市场情况区隔开来,在他们看来,开拓业务更为实际,虽未直接指出产业链股价波动的背后原因,但从他们对市场的反馈也反映出了机器人概念股二级市场变化背后的产业支撑。

某业内人士表示,“工业行业具有很明显的周期性,跟常说的‘很多大事都发生在下半年’是一个道理,很多需求都集中在下半年,而上半年的订单也多集中在下半年交付,最近我们的订单(比上半年)有了明显的上升。”另外,该人士认为,上半年多地疫情反弹,抑制了工业机器人的需求,这部分需求也延后到下半年释放,都增加了下半年机器人市场的景气度。

据了解,受疫情影响,以手机、电脑、平板为代表的消费电子终端大厂在上半年出现了明显的砍单现象,仅手机领域,全年订单预计下修15%;近日,三星、戴尔等大厂继续传出砍单消息;而汽车领域,一度因疫情引发全国性停产危机。

从4月底开始,在一系列政策支持下,各行业逐步恢复生产,带动了机器人产业的发展。

某服务于机器人行业的咨询公司内部人士也表示,“近期市场活跃了很多,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很多客户(指机器人公司)现在的订单都好了很多,为了增加销售线索,他们加大了推广力度,我们获得的服务合同也有了明显增多,这个月就签了好几个单。”

走访中笔者发现,机器人行业人士也关注到了汽车品牌跨界机器人的新变局,前述创业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机器人应用场景是很多的,很多细分领域虽然内卷,但都还属于蓝海市场,前景是很广阔的。现在有些公司有了钱就进入人形机器人领域,他们想做的就是引领行业,怕失去市场最佳入场时机。其实这个没那么好做,人形机器人还需要继续沉淀,现在的人形机器人也没有很好的落地形式。”

据了解,特斯拉、小米已经公开了各自的人形机器人路线,前者的产品(Tesla Bot)计划于9月发布,后者则于8月11日公开了CyberOne计划。此外,现代汽车于2021年6月通过收购波士顿动力,获得了包括人形机器人在内的仿生机器人领先技术。

事实上,本田汽车是较早参与人形机器人研发的汽车公司,其项目启动于1986年,却终结于2018年;而在人形机器人技术上领先全球的波士顿动力,该公司自1992年成立至今,已经四易其主。导致人形机器人落地难的重要原因中,技术要求高、制造成本高、商业化落地难始终是难解之题。

其他主机厂中,智己、小鹏、吉利、大众、广汽也以各种形式进入机器人领域,从发布路线看,智己主打的是L4级自动驾驶汽车,与欧尚Z6、东风风神暗夜·奕炫MAX属于同一发展路线;而另四家企业则主打飞行器,公开数据显示,小鹏第六代飞行器预计于2024年量产,吉利飞行器计划于2025年量产,大众首款飞行器刚完成发布,广汽产品仍在研发当中。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主机厂推出的新产品,“说是机器人,本质上还是交通工具,他们所面临的将是全新的商业环境。”

(校对/占旭亮)

责编: 邓文标

黄仁贵

作者

微信:ren378087210

邮箱:huangrg@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邀您一起关注汽车电子,关注智驾未来!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