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视野】全球半导体公司集体发动涨价潮,美联储是背后黑手?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涨价#

#原材料#

#汇率#

07-26 18:19

集微网报道,2022年以来,半导体产业的涨价潮较之以往又有了新形态,呈现出了涨价幅度同比增幅偏大,涨价资讯密集等多个特点。基于传统思路的供与需的不平衡已经无法让解释的说服力更上一层楼。

过去两个多月以来,台积电、昭和电工、英特尔、Marvell、博通、TI等纷纷通过客户邮件和公告的方式,设定了涨价幅度和涨价时间节点,涉及到的企业主体包括不限于设备材料商、Fabless和IDM等,范围广,上下游传导效应明显。

在7月15日召开的“2022第六届集微半导体峰会”上,分析师大会论坛和半导体设备材料分论坛的众多与会嘉宾,从正面和侧面分享了他们是如何看待今年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小气候”与各国金融财政政策的“大气候”的关系,丰富了各个细分市场的芯片价格波动背后的复杂成因解析模式。

芯片的ASP波动原因越来越复杂

在会上,大会战略合作伙伴Strategy Analytics手机元件技术服务副总监Sravan Kundojjala,带来了主题为“全球基带芯片市场解读”的视频演讲。

在演讲中,Sravan Kundojjala提到了从技术趋势看,随着工艺节点下探,芯片设计、制造成本不断抬高,即便是已经占据显著份额的厂商如高通、联发科,也面临结构性的芯片价格上涨压力,这一点可以称之为由于研发成本上升导致的芯片价格上涨的内生需求,同时他又分析,由于出货量与ASP增长将有力拉动相关厂商业绩,供不应求的先进制程产能,也吸引设计企业竞争巨额下订以确保分得足够的代工厂产能。在半导体产业高度全球化的时代,各细分领域头部厂商都在拓展海外营收和利润率,能够主导国际金融体系的个别国家的货币政策,不可避免地让ASP与出货量形成某种程度的软脱钩。

Sravan Kundojjala在分析师大会分论坛的演讲

通用型电子消费品在美国销售的ASP已经强烈感受到因通货膨胀带来的非正常上升,因俄乌冲突等因素造成的物流成本上升也成为ASP波动的迭加因素之一。

为遏制通胀,美联储曾在今年3月和5月分别加息25个基点和50个基点,在6月15日的会议后,美联储宣布,将政策利率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从0.75%至1.00%升至1.50%至1.75%,这也是美联储自1994年以来的最大加息幅度,美联储现在整个货币政策都在快速转向,像削减购买、加息、缩表这些紧缩性政策的预期实施力度都在上升。

这种紧缩性货币政策一定程度上会推高美元汇率。一时间内,欧元兑换美元、日元兑换美元都出现了几十年来较为罕见的极端情况。比如欧元兑美元一度下挫到1.0007的位置。美元持续走强,正在逼近和欧元汇率1:1。

为抑制通胀,美联储的加息缩表引发的一系列汇率的传导,不仅影响着大批的非美国本土的大型半导体公司的财务结算,也直接导向着跨区域半导体行业并购的风险评估。

在分析师大会上,来自欧洲的半导体分析师代表Malcolm Penn指出,市场受到经济、需求量、产能和平均销售价格四个关键驱动因素影响,需要跟踪这四个因素的状态和发展态势,一旦发生偏离基本趋势,无论是高于或是低于基本面,那修正将不可避免。“我们正经历着需求放缓和对经济衰退的双重恐惧。有许多供应链出现中断,货币政策加速常态化,许多地方负债率正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半导体行业也将迎来更多的风暴。”

Malcolm Penn在分析师大会分论坛的演讲

可以说,Sravan Kundojjala和Malcolm Penn都把半导体产业置于整个宏观经济的框架之下做了剖析。

某一区域性货币的贬值对该区域的影响与其工业发展(包括微电子等半导体)的战略相关。本币的贬值从理论和实践上其实都可以看作一种的税赋行为,即对出口的一种补贴,对进口的一种征税。假设欧盟正在采取进口替代型战略,希望通过从海外进口基础设备,迅速完善欧盟本土的半导体供应链体系之时,欧元的贬值就会增加建设半导体供应链的进口成本,而采取出口导向型战略的某区域性半导体强国,本币贬值会降低欧盟出口产品的价格,看似会提高本国出口商品的竞争力。

但是受到一系列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近年来很多高算力芯片,以及制造芯片所采用的前端设备和原材料,已经脱离了传统意义上通用商品的意义,这也是为何像英飞凌这种欧洲芯片大厂不得不动用大量的金融工具来平衡汇率差,像投资方展示调整利润率的手段。

总之,仅从半导体产业链的角度看,汇率与进出口的关系需要被重新审视。Malcolm Penn着重指出,他认为疫情只是一个导火索,短缺的真正原因是整个行业对利润的关注超过了对供应链安全的关注。

案例分析:日本昭和电工

据集微网观察,受汇率影响比较大的公司其中就有日本昭和电工( Showa Denko)。公司首席财务官Hideki Somemiya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今年材料行业所有参与者的一个共同主题是,能说服客户与我们分担多少成本负担,当前的市场走势迫使我们提出比原估金额高一倍的要求。”昭和电工为台积电和英飞凌等公司提供芯片所需的基本化学材料,该公司目前被迫大幅提高转嫁给客户的成本。该公司是众多芯片制造商和丰田汽车等其他制造商在生产链上游的主要化学品供应商,其价格上涨可能会挤压利润或迫使客户效仿。

日本央行对超宽松货币政策的承诺越来越孤立,日元兑美元汇率跌至24年来的最低水平。

Somemiya认为:“目前的日元走势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理想,因为日元疲软正在进一步推高原材料成本,我们可以采取的应对日元的措施非常有限。”

Somemiya的话语可以分为两层意思。首先,日本在半导体行业虽然是个出口导向型国家,但受限于本土原材料资源产能,昭和电工依然需要大量进口“材料的材料”,向台积电和英飞凌供货的利润被因日元贬值带来的成本上升吃掉了一大半;其次,昭和电工打算更改和客户的定价关系,准备建立一个涨价的攻守同盟。

余论 国际财务局势对中国半导体企业的影响

在“2022集微半导体峰会”上,Mudassir结合英特尔收购TowerSemi,博通收购VMware以及AMD收购赛灵思,以案例分析的方式阐述了企业如何规避监管以达成财务和业务二者高度协同,但在美联储加息缩表,美元热钱退出市场的大环境下,欧元、日元兑美元汇率的重大变化,不可避免地影响中国企业出海并购的抉择。

Platypodes.io创始人及CEO Hamza Mudassir在今年的集微峰会上谈到了资本市场对半导体企业并购的促进作用

理论上看,本国货币升值或者本币汇率上升,使本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出售后所获得的外币收入折算成本后减少,利润和本币收入都会有所减少。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企业必须压缩成本,加大投入,更新技术和工艺,提高效率,但这样做会面临着技术替代劳动的约束和资本存量不足的约束。

当然,理论上中国的半导体企业在海外市场可以提高本国商品的售价,这一点对于垄断性商品、资源禀赋性商品或者技术含量特殊的商品,提高售价容易做到。但很遗憾的是,我国的微电子产品,尤其是半导体产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依然还比较弱,放在整个的上下游的生态圈来看,我国依然是个缺乏芯片国际定价权的国家,长期以来,我国承受着人民币兑换美元的升值压力,尤其是在90年代曾长期锚定为1:7或者1:8左右,背后折射的是汇率效应传导的国际定价权的约束。

(校对/赵月)

责编: 刘燚

武守哲

作者

微信:entelecheiapw

邮箱:wusz@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