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视野】拜登访韩铺垫在前,三星李在镕远赴欧洲不止为恩智浦?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三星#

#美韩半导体#

06-10 15:32

集微网消息,李在镕最近很忙。在上月为迎接美国总统拜登访韩而首度缺席听证会后,假释出狱半年有余的李在镕,随后发表了“投资非死即活”的演讲、会见了英特尔CEO基辛格,现在,又要开启海外行程,远赴欧洲。

多数韩国媒体认为,李在镕此次赴欧的最大目标之一,是推进传闻已久的收购欧洲车用芯片大厂恩智浦计划,结合其近期对于三星大规模投资决定生死的言论,以及三星其他高层今年以来持续释放的信号,这种猜测有理有据。

然而,先不说在当今半导体供应链本土化的趋势会给收购带来多大的阻力,有拜登访韩在前,结合韩国政府以及随行美国企业的随后举动,给李在镕欧洲之行增加了更多的“前景提要”,也为此行的真实目的提供了更多可能。

与美企合作收购恩智浦?或许有更好的选项

“这不是数字的问题,而是‘要么做,要么死’(do or die)的问题。”十几天前,李在镕首次就三星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450万亿韩元五年投资计划公开发表了上述言论,对于大规模投资态度之坚定,由此可见一斑。

与之相伴的是三星对于并购投资的执着。在英伟达收购Arm、环球晶收购世创两案在年初相继折戟之后,三星仍在不断释放并购的信号,上月成立了特别小组并聘请投资并购专家后,几天前又公开表示,仍在研究并购交易。

但选择恩智浦很大程度上仅仅会是三星的一个美好的愿望。笔者在《【芯观点】收购恩智浦希望渺茫 三星1000亿美金去向何方?》一文中曾总结业内人士对于该案的不看好因素,包括审查的前景、被并购方是否存在足够被并购的动力、业内相关方的表态和反应等其他外部阻力。

而上述这些因素,在拜登访韩后是否可能出现变化?审查前景方面,一种可能规避反垄断审查的方法是与其他企业成立财团共同收购恩智浦。这种思路来自于最近高通或联手三星、英特尔等共同收购Arm的传闻,也考虑到拜登访韩高通全程陪同以及高通曾意图收购恩智浦的历史。

然而,某半导体并购专业人士向笔者表示,从上文提及的Arm、世创等失败案例中看出,欧洲对于此类并购祭出的往往不是反垄断大旗,“不构成排除或限制竞争的影响,最多增加附加条件。”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以是否威胁国家安全为审核标准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审查。

由此来看,即使与其他美企成立财团共同收购,三星恐怕也很难跨过FDI这道坎。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即当收购的目的是为避免垄断情况的发生。但这要求股权的分配中不会出现掌握绝对控制权的一方,这对于三星来说却达不到最终目的,即得到并完全掌控汽车芯片制造技术。

以此类推,诸如与恩智浦或英飞凌成立合资公司也不会是三星愿意接受的替代方案,也势必将受到FDI审查的限制。可以说,李在镕此行即使真如媒体所说,仍然志在收购恩智浦,即使有拜登访韩铺垫在前,机会依旧渺茫。但从三星的表态来看,即使不是恩智浦,收购也势在必行。

那么,三星还有别的选择吗?一些传闻认为,美国功率半导体大厂安森美或许会是三星更加适宜的选项。考虑到安森美在汽车半导体中难以忽视的地位但却不那么高的份额、其体量和对盈利超乎寻常的追求,以及拜登访韩后韩媒美就半导体可能达成的协作,都已让这个可能性成倍增长。

为3nm量产确保设备供应?美方承诺成关键

与收购恩智浦相比,李在镕此行更为确切的目标是访问位于荷兰维尔德霍芬的ASML公司,这也是自2020年10月与后者首席执行官彼得•温宁克会面后,李在镕时隔两年再次访问荷兰,确保EUV光刻机供应被认为是最主要目的。

在当前设备供应紧缺的情况之下,三星此举是有必要的。就在最近,温宁克在ASML的财报会议上警告称,未来两年内芯片制造商仍将面临关键设备紧缺,作为当前为数不多的EUV大客户,这意味着三星在未来可能还需要与台积电、英特尔争夺有限的设备供应,为“三巨头”的竞争增添又一不可确定因素。

考虑到EUV光刻机在先进制程上应用的必要性,结合拜登此前参观三星全球最大晶圆厂并在3nm晶圆上与尹锡悦总统共同签字的举动,合理推测,拜登或许在此次访韩过程中,与韩国政府以及三星就3nm制程上达成了某些合作。据此前韩媒推测,拜登访韩或将帮助三星确保3nm客户以及上游设备、材料供应。

后续相关美企的动态也支持了这种说法。最新报道称,应用材料已决定在韩国设立研发中心,自此,世界四大半导体设备厂均已在韩国运营研究和生产设施。在此之前,Lam Research于4月在韩国设立了研究开发中心,东京电子也在扩大在韩国的研究开发中心。另外,ASML公司也已决定在韩国设立EUV设备培训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对于三星3nm良率不佳的传闻由来已久,甚至直到最近也仍甚嚣尘上,外界唱衰声不绝于耳,同时存储器市场颓势超过预期。在这种背景之下,三星远赴欧洲确保设备供应,反过来想,证明其对需求端仍然保持了足够的信心,而这信心是否来源于从美方得到的某些承诺,令人深思。

三星在拜登访韩后另外一个耐人寻味的行动是,更换了主导新一代芯片开发的R&D以及代工制造技术中心的负责人。这种大刀阔斧的人事变动在三星历史上屈指可数,在内部架构和权力斗争向来复杂的韩国几大财阀中也极少发生,却在拜登访韩后在极短时间内快速促成,合理推测在此期间发生了重大变化。

另外,对于三星来说,美韩再进入“蜜月期”,更大的意义可能在于日韩关系的缓和所带来的半导体材料“卡脖子”情况的缓解。韩媒评论认为,尹锡悦政府可能会采取与文在寅政府完全不同的外交策略,韩美同盟可能会进一步加强,韩日关系也有望得到改善,预计包括光刻胶等的对韩断供政策或将松动。

写在最后

自1995年以来,三星已稳坐全球存储器头把交椅近30年。然而,随着存储器市场的大起大落,这种稳定或者说是依赖,已成为三星的枷锁,让其不惜祭出史上最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求下一个三十年的增长无忧。

依靠“自杀式”逆势投资的存储器逆袭范本早已失效,在全球紧张局势、供应链本土化以及后疫情时代来临之际,三星亟需找到新模式、新路径。正如李在镕以拜登访美作为其假释出狱后正式出山的信号,在此铺垫之下,无论是欧洲之行,抑或是其对其他相关方的态度变化,都将是三星挣扎寻找出路的艰难尝试。(校对/隐德莱希)

责编: 武守哲

思坦

作者

微信:

邮箱:

作者简介

半导体产业观察者,微信:619721947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