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视野】半真半假的“设备联盟”,揭开国会山外的第二战线

来源:爱集微

#芯视野#

#前端设备#

#游说集团#

05-18 14:42

集微网报道,对全球半导体产业链来讲,也许从未有哪个时代,如当今这般如此深入地受到缘政治的影响。很多契合区域性技术保护主义趋势的行业传闻甚至媒体猜想,都被涂抹上了层层预言性质的色彩。4月份最后一期《经济学人》的科技板块,以“卡脖子”为标题关键词的一篇报道,透露美国商务部欲牵手五大晶圆前端设备巨头,形成一个所谓的“半导体设备联盟”,对中国大陆扩大设备出口禁令,这是一种带有某种新意的炒冷饭。

所谓“冷饭”,是指从去年4月份开始,就有不少美国非主流半导体类媒体吹风,拜登政府正在考虑,在WFE光刻设备EUV对华禁运问题上,追加部分DUV类型的设备进入制裁清单;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阿肯色州参议员Tom Cotton和得州众议员Michael McCaul公开提议,让美国国会和商务部考虑出台EDA工具对华制裁政策的可能性——以上,都是在过往特朗普政府对华科技战中对有关半导体产业遏制中国政策的某种追加。此次报道的五大设备巨头,即ASML,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Lam Research,KLA,TEL(东京电子),以联盟的形式建立对华贸易攻守同盟,也是美国对华科技制裁升级这一逻辑链条的延伸。

虚实之间

这样一则传闻的发酵已经不是纸面上的文字游戏,华虹半导体总裁兼执行董事唐均君在一季度业绩说明上作出了回应,公司高度重视这条新闻,并且指出在进出口方面华虹建立了完备的合规管控程序,获得美国商务部VEU(the Validated End-User,即“经验证最终用户”)的资格,平息了客户的疑虑。

目前此五家企业尚无一家官方回应此“联盟”(coalition)无论在供应链、知识产权或者法律援助等层面是否真的存在,他们的晶圆制造五巨头的身份也是无可争议的,在CVD、离子注入、量测、光刻、涂胶显影、CMP、刻蚀、清洗、热处理等晶圆制造必须的设备流程环节,联合形成了高度垄断,限于篇幅,本文不再一一列举这些供应商的具体市场份额,单看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公布的半导体产业链附加值,就可知前端设备和EDA是美国“卡脖子”的利器(如下图,深蓝色代表美国):

另外,虽然半导体设备主要包含晶圆制造设备、(封测环节)检测设备和封装设备三类,但前道设备占到总销售额的86%,研发投入和准入门槛极高,ASML,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Lam Research,KLA,这四家的研发投入/销售额占比常年稳定在均值约15%左右,相比之下,国内同行如北方华创这个数字在2020年和2021年均超过25%,但在绝对研发投入上,远远落后于海外同行,比如应用材料年均研发投入在22-25亿美元左右,而国内龙头之一的北方华创则仅为2.4亿美元,只有前者的十分之一左右。

集微网根据各公司财报整理,晶圆设备供应商(四大前端设备商,以及封测设备商泰瑞达和爱德万)的研发增长率和研发/营收占比(制图:集微咨询)

对热衷于搞“国家技术主权”的美国政客来说,他们吹风加大对华半导体设备制裁的思维逻辑,与鼓动美国商务部制裁华为、中兴、海康威视等不同,背后的原因不是担心中国大陆的设备供应商的技术追赶或者在海外攻城略地,而是担心这五巨头对华市场的过度依赖。

并非以半导体产业分析见长的《经济学人》引用了彭博社的数据和图表,指出了“五巨头”的在华业务比例虽然从24%到36%左右不等(如下图,Lam Research最高,为36%),但近些年即便是地缘政治环境复杂多变,但在华营业额均能稳中有升,其根本原因乃是中国大陆半导体市场的蓬勃发展,尤其是晶圆设备的内需旺盛。

据全球某知名半导体分析机构调研,数据揭示2020年全球半导体设备销售额712亿美元,同比增长19.2%。从区域分布上看,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韩国、日本、北美、欧洲分别占比26%、24%、23%、11%、9%、4%。其中,中国大陆市场在2020年规模超过中国台湾地区,首次成为全球半导体设备第一大市场。从增速上看,中国大陆半导体设备增速分别为39%,远超全球其他区域,对华市场依赖程度的不断深化,让美国秉承脱钩怨念的政客颇为忌惮。

第二战线:Akin Gump的两副面孔

该报道的最大新意,或者说其“硬货”并不在于五巨头其中有三家总部位于美国,是否亟需拉拢日本TEL和荷兰的ASML,形成跨区域联盟,而是这五家共同找了同一家法律咨询机构为自己发声,力图在设备进出口合规问题上形成同气连枝的状态。代理此事的律所,就是大名鼎鼎的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LLP。

Akin Gump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是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也是美国收入最大的游说公司。 该公司一直被 The American Lawyer 评为美国顶级律师事务所之一,也以其对国会山的影响力及其对知名客户的代表而闻名。在薪酬方面,Akin Gump 也被合伙人评为美国薪酬最高的10 家律师事务所之一。

Akin Gump的最独特之处在于,他们身兼高端法律咨询和K街大佬双重属性,是美国政商两界旋转门的重要的根据地,比如,律所合伙人之一的凯文•沃尔夫(如下图)曾是美国商务部前官员。

设备五巨头在政府政策导向和法律咨询方面被传闻栖身于Akin Gump,也并非不合理,因为数不清的大型跨国半导体公司都是Akin Gump的老客户,Akin Gump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国会山的动向。比如,就在上个月,Akin Gump还专门梳理了《2022年美国竞争法》( COMPETES Act)和《美国创新与竞争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中有关芯片的政府补贴内容不协调之处,力图弥缝参议院和众议院涉及到具体投资金额上的分歧,该律所高级出庭律师Josh Teitelbaum的相关言论和采访,被美国各大主流媒体广泛报道,这也是Akin Gump展示其影响力的重要侧面。

Akin Gump毕竟是一家Law Firm,国会游说的事情还需要再过一手,找一些公关公司比如Capitol Counsel对接政客。在日趋复杂的中美外交关系的政治光谱下,Akin Gump尽一切为客户服务的公司文化时不时会遭受过很多非议,各种迹象显示,该公司参与过华为制裁一事的法律代理,给华为很多客户如何拿到美国商务部的供货清单许可证以法律援助,遭到政坛鹰派的抨击。并且,集微网还查询到,大陆某排名前列的知名晶圆代工厂,也曾经找到过Akin Gump,接洽公关游说业务,为自己在半导体产业供应链上争取更多的合规空间,增强供需韧性。据美国参议院网站的游说条目清单业务显示,该代工厂从2020年7月份,也就是中美科技战骤然紧张之时找到Akin Gump合作,至2021年1月,分批支付给Akin Gump以24万美元的法律咨询和游说服务费用。下图为2020年第四季度的交易细则:

半导体产业这个大江湖不仅有激烈的打打杀杀,还有人情世故,Akin Gump的多样面目,至少可以向我们展示地缘政治博弈背后的另类商业力量。美国独特的政商文化并不避讳公开的利益交换,对有雄心力图拓展更多海外市场的半导体企业来说,他们需要关注的是,在当下所谓美日同盟,美韩同盟等高科技产业政策围堵之下,Akin Gump为大陆客户争取更多利益的空间还有多大,毕竟,加强半导体设备出口管制,也绝对不符合五巨头的利益。

结语

某知名半导体机构分析师告诉集微网,晶圆前端设备禁运条目和华为那种一刀切的切断芯片供应链的“实体清单”相比,难点主要是无法真正确定哪些零部件,哪些批次的设备应该属于某一芯片制程工艺的特定设备,极难确定禁运边界,未来几年不断拔地而起的大陆12英寸晶圆厂,基本可以宣告硬脱钩和美国在华半导体产业链转移是个不切实际的乌托邦。

截止发稿时,Akin Gump仍未回复集微网邮件质询他们是否在接与“设备联盟”相关的进出口法律业务,种种波谲云诡的产业风向之下,国内设备厂商在国产替代大潮中增强“内功”的同时,也应该拓宽视野,做好多手准备。(校对/Aaron)

责编: Aki

隐德来希

作者

微信:entelecheiapw

邮箱:wusz@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