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视野】锂材料价格暴涨还未见顶 动力电池企业将何去何从

来源:爱集微

#锂材料#

#芯视野#

08-28 10:45

不管是磷酸铁锂电池再次压倒三元锂电池,还是三元锂电池占据主导,最核心的锂材料价格一直在飞涨。

正负极材料、电解液、隔膜和集流体是锂电池最为关键的几种原材料,最为关键的是正极材料,包括了碳酸锂、氢氧化锂等。据相关机构统计,截止到8月24日,电池级氢氧化锂价格为12.75万元/吨,本月涨幅已达27%;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为11.3万元/吨,本月涨幅已达24.18%。2021年以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由1月初的5.15万元/吨上涨至11.3万元/吨,涨幅已近120%

在如此疯狂的行情推动之下,处于电动汽车最核心的动力电池行业势必将面临强大的洗牌压力。

锂电池需求急速增加

动力电池需求的增加源于回暖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尽管有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仍然实现了10.9%的增长。2021年以来,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速加快。进入8月份以来,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9万辆和10.1万辆,同比分比增长39%和49.5%。整个1-8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60.7万辆和60.1万辆,同比分别增长75.4%和88%。

作为新能源汽车动力核心的动力电池,其成本占整车总成本近40%,其中正极材料又占到整个动力电池的三四成。现有的正极材料有两种,分别是磷酸铁锂和三元锂,前者占有稳定性、性价比高等优势,后者则具有高能量密度。

新能源汽车的行情高涨带来了动力电池的装车量大增。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7月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11.3GWh,同比上升125.0%,环比上升1.7%。其中,三元电池共计装车5.5GWh,同比上升67.5%,环比下降8.2%;磷酸铁锂电池共计装车5.8GWh,同比上升235.5%,环比上升13.4%。

因为技术的提升,磷酸铁锂电池在多个领域开始发力。在两轮电动车领域,磷酸铁锂电池也正在取代过去使用的铅酸电池。尽管其价格是铅酸的2倍,但在能量密度和循环寿命表现上,都高出后者4倍,单次循环使用成本远低于铅酸。

同时,在碳中和驱动下,风电、光伏装机量增长均带来储量锂电需求。目前,国内市场使用的储能电池几乎全部为磷酸铁锂电池。根据GGII数据,2020年中国储能电池出货量为16Gwh,同比增长68.4%,预计到2025年中国储能锂电池出货量将达到68GWh,是2020年的4.2倍,年复合增速超过 33%。

目前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中的中低镍正极材料主要为碳酸锂而氢氧化锂主要用于生产三元材料中的高镍正极材料。

磷酸铁锂需求的增长直接带动了上游原材料碳酸锂的增长,目前碳酸锂的涨幅已远超磷酸铁锂的涨幅。

另一种原材料氢氧化锂也随着三元锂电池高镍化的发展而需求大增,其均价已经超过碳酸锂。其主要的驱动力就是海外高镍三元电池车型逐渐放量,使得氢氧化锂出口订单增加。

供应不匹配 行业洗牌成必然

与需求高涨相对应的就是产能的紧缺。安泰科统计数据显示,7月我国碳酸锂产量1.9万吨,环比下降10%,原因是部分冶炼厂检修。而其下游的磷酸铁锂产能一直在低位徘徊,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贝特瑞、德方、万润等龙头企业都出现降库存的现象,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家单月需求量就超出4万吨,超出预期的需求量直接导致磷酸铁锂持续紧缺,而大规模的生产可能会在年底或明年初期,短期内无法缓解磷酸铁锂相对紧缺状态。

在氢氧化锂方面,按照兴业证券的分析,主要氢氧化锂新增产能已于2020年四季度上量完毕(包括天宜锂业2万吨产能、雅化集团雅安工厂2万吨产能等),2021年爬坡产能仅剩赣锋锂业5万吨马洪三期项目、广西天源2.5万吨产能等。其余产能均预计于2021年下半年投产,但考虑到氢氧化锂量产需要一定爬坡周期,同时进入下游产业链需要一定的认证周期,预计2021年氢氧化锂新增供应相对有限。

并且,通过日韩等国际电池厂认证的高端氢氧化锂产能主要集中在几家龙头企业,产能相对集中,供应紧缺。

如果再往上游溯源,按中金公司预测,全球锂需求将从2021年的43万吨LCE碳酸锂当量增至2025年的150万吨LCE;供给端方面,长期来看,锂资源开发不确定性较高,供给响应速度或难匹配需求增长,预计全球锂供给将从2021年48万吨LCE增至2025年148万吨LCE,滞后于需求增长。

盐湖和锂矿山作为目前锂资源的来源,按全球的供给量来看,澳洲锂矿占50%,南美盐湖占40%,中国的盐湖和矿山占10%。而在近期,因为主产地澳大利亚和智利受疫情影响较为严重,影响到锂的生产。

我国锂资源并不稀缺,但有效开发不足,原料对外依赖度高。据相关数据,截至2019年末,中国锂储量/资源量分别为100/450万金属吨,全球排名第4/6位,属于第二梯队。而2019年我国锂原料产量约7500金属吨,占全球比例仅10%。当年基础锂盐冶炼产能却高达全球的71%,锂盐出货量占全球消费量的49%,比例远高于10%,意味着我国大量的锂原料需要从国外进口。

天风证券指出,国内下半年存在5.43万吨锂盐缺口,同时7-8月为头部大厂投产旺季,如德方纳米4万吨磷酸铁锂产线已于7月5日投产,富临精工5万吨磷酸铁锂产线即将于8月投产,在国内碳酸锂产量环比下降的背景下,短期新建正极项目投产将加剧供需失衡,进一步驱动锂盐价格上行。因此,下半年锂盐供给相对紧张。

承受了如此之大的价格压力,动力电池的涨价已经迫在眉睫。据此前媒体报道,鹏辉能源、卓能新能源、横店东磁、远东电池、德朗能等多家企业已发布涨价通知。宁德时代虽然对涨价传闻进行了辟谣,但是也表示会对此问题进行考虑。

如果要顶住涨价的压力,就要在上游原材料和矿产资源上进行布局,买矿因此成为不少企业选择的出路之一。

在此方面,宁德时代是布局最早的企业之一,在2018年就曾参与北美锂业等海外公司的锂资源投资,随后还参与了加拿大Neo Lithium、澳大利亚Pilbara等公司的锂矿和碳酸锂项目投资。2020年,宁德时代还参与了湖南裕能、江西升华等磷酸铁锂材料企业的增资。

此外,赣锋锂业也于近日完成了对Bacanora公司的收购,获得了墨西哥的Sonora锂黏土项目。至此,赣锋锂业完成了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布局,在澳大利亚、阿根廷、墨西哥、爱尔兰和中国青海、江西等地持有多处优质矿源。

不过,购置矿产毕竟是头部企业的行为,大部分中小型企业还是无力参与的。对于他们而言,原材料涨价、毛利率下滑会进一步压缩其生存空间。由此可以预见动力电池行业的洗牌会进一步加剧。(校对/艾禾)

责编: 慕容素娟

李延

作者

微信:Glxy523

邮箱:lixy@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集微网记者,关注半导体投资、晶圆制造、IC设计、AI等领域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