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金融时报:欧盟拉着英特尔搞先进芯片,是否走错了路?

来源:爱集微

#英特尔#

#欧盟#

07-22 15:00

集微网消息,上个月底,法国总统马克龙与英特尔首席执行官Pat Gelsinger在巴黎郊外的建于17世纪的皇宫——凡尔赛宫会面,洽谈英特尔在欧洲建厂事宜,欧洲半导体行业的未来再次成为热议的焦点。

7月21日,英国《金融时报》对此撰文,分析了英特尔的业务拓展以及欧洲半导体研发先进芯片工艺的计划的可能性。

文章首先阐述,几个世纪以来,带有鲜明巴洛克风格的凡尔赛宫是欧洲王室权力的丰碑。今日,这座美轮美奂的皇宫为讨论欧洲大陆最雄心勃勃、最昂贵的高科技制造项目——半导体制造业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地点。

欧盟正努力跻身全球半导体制造业的“超级联赛”,设定的宏伟目标是到2030年,在全球芯片市场的份额翻一番。在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中,英特尔扮演着关键角色,该企业有动向要在欧洲大陆建一座价值200亿美元的新厂。

该项目得到了欧盟的大力支持,这是欧盟朝着更广泛的半导体战略自主的路线迈出的重要一步,该路线旨在降低供应链中断和地缘政治风险带来的脆弱性。对欧盟官员来说,燃眉之急是目前困扰芯片缺货和汽车半导体的产能状况。

欧盟还注意到了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严重依赖台湾代工,欧盟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问道,如果包括中国大陆、韩国、中国台湾地区和美国在内的经济体都在加大投资,以扩大其半导体行业的规模,那么欧洲不也应该这样做吗?然而,欧盟担忧的是半导体振兴计划是否会挥霍大量公共资金,且地缘政治野心是否能撑得起工业和市场野心。虽然欧洲在半导体供应链的各个细分领域都有世界一流的实力,但在制造最高端芯片方面,欧洲远远落后于亚洲。

马克龙与Pat Gelsinger会谈(@金融时报)

众多企业高管们警告,改变这种局面需要多年的努力和大量的公共资金——而此时,亚洲和美国政府也在向该行业投入数百亿美元的补贴。

贝恩公司(Bain & Co.)合伙人,专门从事半导体技术分析的彼得•汉伯里(Peter Hanbury)表示:“这项计划耗资巨大。欧洲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发展出政客们所谈论的那种技术。”

与芯片制造业的巨人(韩国三星、台积电和英特尔)相比,欧洲在芯片制造业的份额相对比较少,市场份额不到10%。台积电正在建造一座3纳米芯片的工厂,3纳米芯片的算速将比5纳米芯片快15%,耗电量将减少30%。相比之下,欧洲目前很少有生产小于22纳米节点的晶圆厂。英特尔在爱尔兰的工厂是个例外,它能生产14纳米芯片,目前正朝着7纳米演进。

在制造用于高端电脑、手机和其它设备的最先进工艺芯片方面,欧洲大陆的本土产业大多不打算与亚洲和美国的大型企业正面交锋。英飞凌、恩智浦、意法半导体等欧盟半导体市场的领头羊专注于为汽车、航空航天和工业自动化等行业提供解决方案。

很多业内资深专家认为,鉴于半导体供应链的全球性质,欧洲专注于自身优势领域,而不是寻求与台积电正面交锋的策略是正确的。台积电花了数十年时间才成为全球领先的芯片代工制造商,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豪砸10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

过去三十年世界各地的半导体支出状况

他们认为,欧盟应专注于其核心竞争力,而不是以巨大的公共成本为代价涉足前沿技术领域。

然而,热衷于搞欧盟半导体复兴的政客认为不向最前沿节点演进就是一种自满,并指责欧洲大陆的现有制造商多年来对高端芯片投资不足。欧盟委员会将宣布成立一个“半导体联盟”,用公私合作的方式将该领域的新技术商业化。

全球各区域的芯片工艺与产能

一位欧盟官员表示:“重新平衡半导体供应链是地缘战略的当务之急,2纳米芯片的应用场景将非常广阔,比如自动驾驶汽车,这是欧盟的必争之地。考虑到建造这些工厂需要多长时间,我们现在就需要开工。”

前电信业高管布雷顿(Breton)是欧洲前沿芯片计划的倡导者,这位法国专员认为,欧盟已经建立了高端研究和半导体制造的“生态系统”,作为实现长远愿景的平台。

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

上个月,他访问了位于布鲁塞尔郊外鲁汶的纳米技术研究中心IMEC(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IMEC是台积电、英特尔和三星的合作伙伴。

在一间5200平方米的无尘室里,堆满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芯片制造设备,其中包括ASML的设备。布雷顿就2纳米等下一代芯片技术向高管们做了沟通。布雷顿说:“我想把话说清楚,在制造先进的芯片工艺方面,今天的欧洲已经蓄势待发了。”

上周,布雷顿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欧盟现在有了一个独特窗口期,借助8000亿欧元经济复苏计划的东风,将欧盟成员国的公共投资挪出一部分分配给芯片制造业。

他认为,凭借ASML和IMEC,欧盟已经拥有了一个强大的芯片制造平台,地缘政治的紧张带来太多不可控因素,欧洲需要确保自身产业链的安全。

尽管布雷顿不断为欧洲本土优势造势,但鉴于欧洲先进芯片量产实在有限,该战略仍将严重依赖于外国IP和技术,至少在最初的阶段,需要借力英特尔。

一位意大利官员说:“问题是,欧洲能否自行打造最先进的芯片制造业,这是一条风险很大、成本高昂的道路,英特尔的角色是什么?我们想扮演什么角色?我们是否在国家援助规则框架内支持英特尔,还是与之建立一个伙伴关系和成熟的欧洲生态系统?”

欧盟各国争相向英特尔抛出橄榄枝,回应企业需求,表示可以提供制造基地、研发支持、熟练劳动力和巨额政府补贴。

IMEC厂内

英特尔正在为其新的欧洲工厂寻求价值数十亿欧元的公众支持。监管事务执行官格雷格·斯莱特(Greg Slater)表示,尽管没有透露具体数字,但与亚洲相比,欧盟的制造成本要高出30%至40%。要抵消这一成本,需要政府补贴支持。

从其它地方的项目来看,所需金额开支巨大。韩国正在提供激励措施,推动芯片制造商实施一项为期9年、价值4500亿美元的投资计划,而美国则在谋划为其半导体行业提供500多亿美元的资金。

此外,英特尔还需要一个占地1000英亩(405公顷)的场地,基础设施要比较发达,最多可容纳8家芯片厂。它一直在考察德国、荷兰、法国和比利时等国是否有可能成为工厂所在地。

英特尔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开始生产2纳米芯片,因为它尚未掌握这一技术水平,尽管它生产的10纳米芯片已经非常先进。该公司一直在努力与亚洲对手展开竞争,将部分处理器生产外包给台积电。斯莱特说,2纳米的生产“正在进行中”,具体取决于第一家工厂何时开始运营。

并不是所有的高管都对欧洲新燃起的芯片制造雄心表示欢迎,尤其是围绕着制造最先进的2纳米工艺节点芯片这一目标,他们认为该目标只有政治性的象征意义,并且还认为,欧盟委员会没有从2013年发起的推动欧洲市场份额的前一场运动的失败中吸取教训。

著名代工厂格芯的高管延斯·德鲁斯(Jens Drews)表示,欧洲的芯片制造商并不需要研发那么多高端芯片。格芯在德国萨克森有一座非常先进的晶圆厂。

德鲁斯说:“据我估计,未来十年欧洲90%的芯片需求还是10纳米以上的芯片。我强烈建议,不要追逐先进芯片工艺技术,而要研究我们的工业需求是什么,以及用什么技术才能最好地满足这些需求。纳米只是一个单一的维度,现在的工业要复杂得多。”

柏林智库Stiftung Neue Verantwortung的技术和地缘政治项目总监Jan-Peter Kleinhans表示,欧盟把重点放在制造业而不是芯片设计上是错误的,芯片设计是生产过程中附加值最高的部分。

半导体已经成为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自主汽车等新兴技术的先决条件,但为这些特定功能设计和生产芯片组的大多是美国或中国台湾地区的公司。

欧盟没有智能手机使用的那种芯片上移动系统;也没有人工智能加速器(机器学习的芯片位)具有巨大的市场份额;Kleinhans指出,欧洲没有通用处理器、图形芯片或数据中心处理器。

他说:“在欧盟担心芯片到底在哪里制造之前,我们应该先思考它是谁设计的。”

Kleinhans质疑,欧盟为何要将数十亿欧元的补贴专款专用于“成为世界的合同制造商”,即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半导体价值链中进入壁垒最高、对补贴需求最高、成功前景最渺茫的部分。

一些高管同意,欧盟仍需解决其寻求实现的目标——提高供应链的弹性和技术主权问题。

一家欧洲领先半导体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问道:“在你的后花园里建一家工厂,这能解决什么问题?最糟糕的情况是,在相信制造业将抵消供应链风险的情况下,对制造业进行大规模投资。然后你会发现,你还是没有真正解决问题,你只是把它转移了。”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查德·鲍恩(Chad Bown)也认为,欧盟需要更清楚地了解自己到底在试图解决什么问题。他警告说,如果目标是为全球供应链带来更大的多样性,那么这一过程目前正在以“非常无序的方式进行,世界各国政府都在向该行业提供补贴”。

全球各地的半导体产业链分配情况

他表示,欧盟需要认真对待的关键性的优先事项应该是在研发方面与美国及其出口管制制度协调。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单方面措施严重刺痛了欧盟。鲍恩说,现在的目标应该是更好地协调一致,而不是让美国政府来决定什么是国家安全威胁。

欧盟官员表示,这确实是他们与拜登政府对话的前沿和中心,并指出上个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美国峰会承诺在该领域建立伙伴关系,旨在“重新平衡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他们认为,鉴于越来越多的终端设备对芯片算力需求的不断增长,欧洲需要在全球芯片制造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著名的光刻机生产商ASML首席执行官彼得·温尼克(Peter Wennink)也认为,未来十年,全球将需要更大的产能,美国和欧盟都意识到自己的半导体行业正处于“被边缘化”的状态。

“预测我们这个行业时,大家都认为它很容易在这十年内翻一番,这是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如果只在中国台湾地区、韩国和中国大陆建厂那就太傻了。”(校对/Serena)

责编: Aki

隐德来希

作者

微信:entelecheiapw

邮箱:wusz@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