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芯片缺货涨价持续,分销商炒货屡禁不止,下游电子厂现金流极限承压

来源:爱集微

#产业链#

12天前

集微网报道,时至2021年7月,自2019下半年开启的半导体景气周期还在持续,“忽然而至”的巨大市场需求导致半导体供应链和产能紧缺,包括疫情在内的各种“天灾人祸”不断扰乱半导体的正常生产节奏,而需求与产能之间的矛盾在短期内本就难以解决,叠加时不时的疫情干扰,后续情况更是完全不可预料。

在此情况下,囤货、炒货不可避免,原厂与代理分销商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凸显,而下游贴片加工厂、终端厂商饱受芯片涨价之苦,却很难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同时还面临原材料库存积压导致现金流承压,终端需求不振,成品仍变库存积压…… 

产能紧缺,涨价还在持续

供给端方面,产能供给紧张带来的缺货、涨价情况几乎遍布半导体行业内的所有环节,包括上游材料、设备、设计、晶圆、封测在内的厂商,都不断与客户协商调涨价格。

需求端方面,截止目前,包括CPU、GPU、MCU、电源管理芯片、显示驱动芯片、MOSFET、IGBT等功率芯片在内的众多芯片市场缺货的情况还在继续,并且部分芯片缺货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以MCU为例,从进口芯片缺,导致部分下游厂商改方案,选用国产芯片,但由于晶圆产能紧缺的情况持续,国产芯片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国产品牌迅速进入到供应紧缺的阶段。

能否拿到产能成了保证各大半导体企业业绩和提升市占率的关键,而多数国内IC设计厂商由于公司体量小,与供应链之间的议价能力并不强,甚至还存在产能被挤压的风险,只能提前排单,并接受上游供应链调价。

业内人士称,7月1日起,又有几家晶圆代工厂通知IC设计厂商涨价,目前整个晶圆代工产能的订单都已经排满至2022年,上游晶圆厂产能紧缺越来越严重,涨价已经成为常态。

供应链紧缺的情况下,要想让原本毛利率就不高的国产芯片企业,内部消化掉这部分成本压力显然并不现实。集微网从业内了解到,部分低端芯片领域原本就价格战非常严重,毛利率低于20%,供应链一涨价,其产品的成本直接高于产品售价。

据集微网不完全统计,包括晶丰明源、必易微、龙讯半导体、比亚迪半导体、集创北方、上海瞬雷、东科半导体、菱奇半导体在内的半导体企业纷纷宣布自7月1日起,对公司产品进行调价。

同时,产能紧缺还在持续,涨价也不可避免。另一名业内人士表示,现阶段整个芯片供应链不确定因素太多,我们预期芯片缺货至少还要持续两到三年,已经用高价向代工厂预定了一些产能,并同意代工厂的涨价需求。

富满电子也在6月的投资者调研中表示,只要晶圆厂涨价,我们也会跟着涨价,第三季度价格还会继续涨。

据集微网了解,不止是富满电子,目前业内很多半导体企业的产品价格都是跟随着上游供应商的价格调整。

分销市场乱象不断,与原厂矛盾凸显

每当半导体产业市场景气度走高,供需矛盾出现紧张的情况,元器件分销行业就迎来了“春天”,本次芯片缺货期间也不例外。

事实上,较多芯片产品原厂普遍提价10%-30%,部分产品提价50%,但到了代理商和贸易商这一端,产品涨幅就从翻一倍到翻十倍不等了。同时,部分代理分销商会因为看好市场需求和缺货的行情提前囤货,并择机放货。

伴随着分销商业绩爆发的同时,原厂与代理分销商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凸显。

集微网此前就曾报道过,市场炒货的行为极容易引起下游厂商对芯片品牌的反感,对原厂的品牌伤害极大。

业内人士称,虽然短期利益是可以囤货、炒货、涨价,但长期来说,这类供应商会给下游厂商一种出现供货不稳、不讲契约精神的印象,而后果是在供需不再紧张时,终端厂商将尽量避开采用该类供应商的芯片。

因此,原厂希望杜绝市场炒货的行为。然而,真正能顶住在短期内暴富诱惑的分销商并不多,甚至可能即使该分销商放货,货品也会流入其他炒货的分销商手中。

早在5月,业内就传出一则某MCU原厂对其两家代理商下发的通报批评,希望其他代理商引以为戒。该MCU原厂表示,本月查获多起恶性违规事件和高价串货至其他客户的严重违规事件,给其代理商体系带来了十分恶劣的影响,严重扰乱市场秩序。

上述MCU原厂还强调,如有违法规则事件发生,一旦发现,无论大小、无论轻重,一律从严处理,从重处罚。

除代理商违规外,原厂或是代理商内部工作人员参与炒货的事情同样不绝于耳。

业内有传言称,某缺货严重的国际芯片品牌,在2018年和2020年至今的市场缺货期间,都有原厂高管参与炒货。另外,该原厂代理商也有人员参与炒货,导致近期部分销售人员被炒。

上述情况还是来自市场传言,并未在业内大幅流传。

事实上,越是芯片市场紧缺的时期,越考验着半导体企业的供应链管理能力,也需要企业在短期利益与长期发展之间做出选择,这并非易事。

整体市场需求并不乐观,下游厂商双重承压

在上游芯片、分销企业迎来黄金发展期的同时,中下游贴片加工厂、终端厂商却遇到了生存难题。

从各个终端市场来看,杀手级应用缺失,5G建设速度明显放缓;换机潮迟迟未至,智能手机行业订单开始下滑;后疫情时代,PC市场增速减缓;无论是大家电还是小家电市场,需求空间都逐渐饱和……

终端需求不振的同时,上游芯片、PCB等原材料涨价仍在持续。

集微网曾报道,本次囤货和缺货的范围覆盖了整个电子产业,涨价也基本覆盖了每一种元器件。因此,下游厂商只能将BOM表的每一种物料都加大库存,现阶段下游厂商普遍存在的一种情况,就是公司维持高库存的模式,仓库是满的,里面堆有各类原材料,但因为缺其中一种芯片,即将面临无法开工的危机。

据了解,对于市场供应紧缺的芯片,下游工厂还需要通过交保证金,提前给预订单,签订采购合同等方式才能保证能分到货,而即使是所谓优先供货的“大客户”,也拿不到足量的芯片,可能是需求的3成或是5成。

归根结底,产能紧缺且短时间难解促使下游电子厂因恐慌不断向供应商订货,高库存的运营模式导致其现金流压力越来越大。

值得一提的是,现阶段芯片厂商发布的涨价函,已经从针对新订单过渡到所有未交付的订单,这也让下游电子厂不胜其烦,认为上游芯片企业“不讲武德”。业内人士表示,公司订的芯片预计交期长达3个月,现在货还没到,涨价函倒是先等来了。

面对一次次的涨价函,近期,LED显示屏厂商蓝普视讯发起了倡议书,抵制恶意哄抬价格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和恶意不执行合同而谋取高额利润的企业,并决定提供100万元的法律诉讼援助费发起集体诉讼。

蓝普视讯表示,LED电子显示屏幕是一个利润非常薄的电子产品制造实体产业。在过去的一年半中我们经受了疫情、美国制裁的双重打击没有倒下,坚强的活下来了。但是今年我们却在国内IC封装企业的哄抬价格中逐步倒下了很多中小企业,对行业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事实上,国内电子产品制造也竞争非常激烈,其中不乏有企业通过压低价格来获得订单,而在本次芯片缺货危机中倒下的也不仅仅是LED显示屏行业的中小企业,已经有非常多利润微薄的电子厂无力面对上游芯片涨价,成本又无法转嫁至下游企业或是消费者。

对于部分中小企业来说,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已经出现,而对于整个电子行业而言,上游芯片涨价尚无缓解的消息出现,终端市场又难以实现量价齐升,极限承压还在继续。(校对/GY)

责编: wenbiao

Lee

作者

微信:Zsywls

邮箱:lihs@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