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日经亚洲:无惧美国技术封锁,华为正在海外广纳贤才

来源:爱集微

#华为#

#芯片自主#

07-02 10:26

集微网消息,美国对华为的“极限施压”即将年满一周年,华为是否屈服了?答案是否定的。目前华为正在努力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并且在海外大力“招兵买马”。

据日经亚洲评论7月2日报道,面对美国严厉的技术封锁,华为可能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该企业正在寻找慕尼黑的芯片工程师、伊斯坦布尔的软件开发人员和加拿大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以及数百名博士,海外求贤的动作很大。

在华盛顿的制裁和政治压力之下,华为一度蓬勃发展的智能手机和电信设备业务遭受重创,不过公司招聘推动远未受到打击,这表明该公司决心寻找新的增长途径。

华为总裁任正非(@AFP)

《日经亚洲》查看了该公司各个招聘网站及其官方 LinkedIn 帐户上的招聘信息,发现华为在欧洲和加拿大正在招数百个与人工智能算法、自动驾驶汽车工程、软件和计算基础设施、芯片开发和量子计算相关的职位——所有的这些领域美国也在大力投资。

不过华为在美国本土没有高科技职位相关的招聘信息。

中国台湾地区经济研究所分析师Chiu Shih-fang告诉日经亚洲:“这些新兴领域不能仅仅依靠本地人才,还需要国际人才来刺激华为的技术进步并使其具有竞争力。华为过去常常捐赠或资助国际大学的研究项目以吸引年轻人才,但由于潜在的地缘政治干扰,这项措施现在面临阻力。华为必须寻找其他方式,例如在多个国家进行大规模直接招聘,以保持其多元化人才库的不断壮大。”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本人也承认了这一需求,誓言在2021年至少招聘8000名应届毕业生,并大幅增加研究经费。

华为在领英上的招聘信息

任正非在内部讲话稿中这样说:“2021年和2022年将是华为谋求生存和战略发展的最关键和最具挑战性的两年,人才战略非常关键”。任正非还表示今年将向领先技术投入“数十亿美元”。

招聘“闪电战”和慷慨薪水待遇意味着华为有决心在美国封锁之下继续保持市场竞争力。

2019 年 5 月,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了所谓的实体名单,限制其使用美国技术。华为转向非美国市场为维持其业务运转,但华盛顿后来进一步加码——2020 年,美国禁止所有外国供应商向华为提供包含任何美国技术的产品,除非他们获得许可证。

美国试图以黑名单或者实体名单的方式痛击华为在高端芯片方面的弱点,不过华为正努力通过加大对国内芯片相关公司的投资来填补这些空白。

拜登上任之后,对华为的封锁行动并未显示出放松的迹象。商务部部长吉娜·雷蒙多 (Gina Raimondo) 表示,她认为目前没有理由将列入实体名单的公司从中删除,这意味着技术封锁将是一场“长期行动”。

作为回应,该公司已将其生存战略从支持智能手机等现有业务领域扩展到进军新业务领域。

在当前的招聘热潮中可以看出这一趋势。在慕尼黑,华为正在招募多个无线芯片组和汽车芯片的开发团队——慕尼黑是豪华汽车制造商宝马的所在地。华为目前押注于尖端汽车技术。除了在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方面聘请了许多工程师外,它最近还与中国汽车制造商 Seres 合作打造智能电动汽车。

华为还在慕尼黑设有光学和量子计算实验室,这是包括 IBM、英特尔和谷歌在内的世界领先科技公司的关键战场。与此同时,华为在伊斯坦布尔的研究中心是该公司的海外软件开发中心,希望招聘 40 多名员工。在美国打击其软件成为继美国之后华为的重中之重打击行动削弱了其硬件业务。这方面的努力包括构建鸿蒙操作系统,它是对用于智能手机和其他设备的谷歌 Android 操作系统的回应。

在加拿大、芬兰、瑞典和俄罗斯,过去一个月里,华为开设了多个人工智能研究和计算机架构职位招聘项目,公司还正在为其位于瑞士苏黎世的基础研究基地寻找工程师和科学家。

华为还在中国各地招聘数百名工程师,并愿意为顶尖人才支付不菲的薪水。一名华为高级工程师的平均年薪为 191024 美元,包括奖金。相比之下,招聘平台 Glassdoor 的一项调查显示,谷歌高级工程师的平均基本工资为 161733 美元。

在他最近的演讲中,任正非将获得顶尖人才描述为“在任何战斗中都至关重要。我们有足够的资金、足够的空间来容纳全球人才,”他告诉高管们,他鼓励他们尽快锚定有潜在发展前途的贤才,以增强华为的“战斗力”。

根据其最新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截至 2019 年,该公司总员工约为 190000 名,海外雇佣了 37000 多名员工。

华为广开招聘和投资之门,是否有助于抵消其智能手机和电信设备等传统优势产业遭受的损失?

LightCounting Market Research 首席分析师 Stephane Teral 告诉日经亚洲,虽然它仍然是世界领先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但华为在海外的市场份额正在缩减。

在美国封锁压力之下,华为业务的变化情况

Stephane Teral 说:“华为在整个欧洲失去了 90% 以上,其中超过 40 份 5G 合同流向了爱立信,除俄罗斯和东南亚的一些地区外,它在其他地方都受到了损失”。

这位资深电信分析师表示,美国正在敦促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和中东国家更换华为设备: “但无论如何,华为将继续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 4G 和 5G 市场蓬勃发展,而且这种趋势将持续下去”。

与此同时,根据 Counterpoint Research 的数据,华为在 2021 年第一季度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从去年同期的 18% 下降至 4%,当时它仍然是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去年年底,该公司不得不剥离了旗下手机品牌荣耀。

海思科技——曾经是华为集团的皇冠上的明珠——但美国对华为的禁令让台积电无法为其代工。

尽管如此,该公司正在尽一切可能建立一个自力更生的芯片供应链,而政府方面也给予了不少支持。

中国于 2014 年推出了不少顶层设计,以推动芯片产业的发展。 2019年,华为被美国打压之后,中国政府又向芯片投资基金项目注资2040亿元人民币(合315.9亿美元)。

根据日经指数对企查查的数据调用,截至今年 6 月,华为又投资了 10 家与芯片相关的公司。其中包括提供芯片设计软件的 Rainbow Simulation Technologies 和立芯科技( LEDA Technology)——这一领域由 Synopsys 和 Cadence等美国供应商主导。

华为在芯片领域的投资情况

成立于去年11 月的立芯科技表示,其使命是“实现中国在 EDA 工具的自力更生”,并获得了政府和私募基金的大力支持。 Rainbow Simulation 表示其设计软件工具可用于各种类型的芯片、电信系统、国防和空间技术。

今年 2 月,华为收购了总部位于上海的本诺电子材料有限公司10% 的股份,该公司提供用于半导体和显示面板制造的粘合剂材料。 本诺电子材料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还包括中国最大的芯片代工企业中芯国际。

华为的投资范围还涉及芯片生产设备,这是另一个长期由应用材料、泛林和KLA等美国供应商主导的领域。这家中国公司拿下了北京 RS Laser Opto-Electronics Technology 约 5% 的股份,这是一家国家支持的用于光刻工具的激光器供应商。北京RS Laser在一份关于企查查的公开文件中表示,它“肩负着中国增加对芯片设备自力更生的雄心”。华为拒绝就其投资策略置评。

TIER 的 Chiu 告诉日经亚洲:“华为正试图通过提供资源和孵化一批中国供应商来弥补其在芯片供应链中的漏洞,但是,这些中国企业能否取代国外同行,还有待市场检验和验证。”

尽管如此,华为的努力似乎正在取得成果。虽然其智能手机和电信设备业务在 2020 年分别贡献了公司总收入的 54% 和 34%,但增速放缓,但其企业业务增长迅速。该业务主要为政府机构提供云计算和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去年的收入增长了 23%,是华为业务集团中增长最快的。中国的新基础设施计划将 5G 网络安装和数字化转型视为重点,一直是华为在国内提供 5G 基站和云计算安装的增长动力。

野村证券科技分析师Donnie Tang表示:“对于华为来说,在美国这样的压力下,最好的办法是继续其研发和创新领先的研究,并开发美国没有严格限制的领域。“这样华为就可以留住人才,寻找和等待未来的机会。最好是为生存而战,保持呼吸,而不是过早放弃。” (校对/holly)

责编: Aki

隐德来希

作者

微信:entelecheiapw

邮箱:wusz@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