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藏

  • 点赞

  • 评论

  • 微信扫一扫分享

【IPO价值观】“突击”申请专利的阿莱德,负债率逐年递增仍大手笔分红

来源:爱集微

#阿莱德#

#IPO价值观#

04-30 18:36

集微网报道,目前,5G基站设备中较多的零部件存在“去金属化”、“轻量化”的趋势,比如用陶瓷、塑料滤波器和塑料天线振子替代以往的金属零部件,用塑料、新型复合材料天线罩替代以往的“玻璃钢”天线罩,不仅提升了产品价格,增加零部件的价值量,也扩大了通讯设备零部件供应商高端产品的需求量。

同时,对于提供移动通信基站设备内、外部的零部件产品的上海阿莱德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阿莱德”)而言,5G基站设备对零部件性能要求的提升也使其高分子材料产品可进入原属于金属材料零部件供应商的市场,进一步扩大增长空间,这也对其研发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查阅招股书发现,阿莱德身处研发强度较高的通讯设备制造业,尽管研发投入占比相对较高,但超过半数的专利数量都是上市前一两年内突击获得,从经营的角度上看有很大不确定性;且在资产负债率逐年递增且净利润增幅有限的情形下,阿莱德却仍坚持为股东大比例分红,也令人怀疑此举的合理性。

申报前突击申请专利,存粉饰招股书嫌疑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阿莱德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691.08万元、1969.61万元和2125.58万元,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6.40%、7.29%和6.92%,研发费用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2.11%。

相较同行,对比在射频与透波防护器件领域的飞荣达,其2018年至2019年的研发投入占比为5.15%和4.90%,在EMI及IP防护器件和电子导热散热器件的中石科技,2018年至2020年的研发占比是4.28%、5.80%和6.38%,均低于阿莱德。

不过,尽管阿莱德的研发投入占比相对较高,但超过半数的专利数量都是上市前一两年内突击获得,令人对其长期自主创新能力产生质疑。消息层面,此前因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的开通,2020年下半年以来电子产业领域进入上市辅导备案的企业数量明显增多。然而在今年年初审核趋严的趋势下,也导致了多家企业主动撤回上市申请。在此情景之下,对于采取创业板注册制上市,特别是带有电子科技属性的企业来说,可持续成长性体现了企业质量,而专利情况则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

正因如此,具备科技属性的阿莱德也出现了上市前集中大量申报专利的现象,这也出现在深交所对其最新一轮的问询中。

目前,阿莱德及其子公司已获得专利合计165项,其中实用新型147项,发明专利18项。从数量上来看,阿莱德的“技术”储备的确不少,不过超过半数的专利都是近两年间突击获得。据其解释,主要是5G新产品形态和结构设计的引入,令其存在申请专利的需要。

具体来看,2016年至2021年4月23日,阿莱德合计获得专利为15项、19项、27项、13项、61项和30项,此外还有78项发明专利和25项实用新型专利处于在审状态,合计分别为1项、9项、5项、30项、46项和12项。其在审和获得专利的数量大量集中在2019年和2020年。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为粉饰招股书以达到IPO硬性指标,企业上市前突击申请专利的现象并不少见。虽然该操作并不违规,但从经营的角度上看却有很大不确定性。事实上真正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专利、或者申请后最终获得专利的数量都是未知数。另外,若企业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性较弱,仅靠专利数量、研发投入占比等方面提高公司“含金量”也是徒有其表,并不能真正体现出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

资产负债率逐年递增,阿莱德仍大比例分红

除上述情况之外,由于阿莱德身处研发支出较高的通信设备制造业,对生产建设和研发投入均呈上升趋势,亦具有一定流动资金压力。2018年至2020年,其负债总额达1.67亿元、1.86亿元和2.63亿元,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56.59%、51.72%和55.85%,由于研发总部基地项目建设应付工程款增加,其合并报表口径的资产负债率更是逐年增长,分别为48.44%、49.53%和50.53%。

另外,在《【IPO价值观】深度绑定爱立信:阿莱德业绩与毛利率仍持续下降》文中,主要就阿莱德招股书中暴露出的业绩增长性不足、毛利率下降以及“大客户依赖症”的现象作出分析。从业绩来看,其2017年至2020年实现营收2.69亿元、2.64亿元、2.70亿元和3.07亿元,净利润为5290.53万元、6029.14万元、5135.30万元和6936.72万元。

可见尽管其营收略有增长,但净利润却经历了先降后增的波动,且三年间的增幅较小。在负债率逐年递增且净利润涨幅有限的情形下,阿莱德却仍坚持为股东大比例分红。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分别对股东分红现金支出5432.48万元、3000万元和4000万元,占当年净利润的比重为102.68%、49.76%和77.89%。同时,据此前招股书披露,其2014年至2016年净利润总额为2.23亿元,而同期分红总额就高达4.03亿元,几乎达到净利润的2倍。

持续高比例分红的背后,据其解释,截至2020年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和未分配利润金额均较高,仍持有充裕的货币资金用于开展生产经营。不过数据显示,2021年度内,其需要偿还的短期借款预计为8100.00 万元,需要支出的工程款预计为2491.86万元。而截至2020年,其可使用的货币资金金额仅有9073.20万元,又是否足够其开展生产经营?

此外,从此次IPO募资用途来看,在总募资金3.34亿元中,拟将9000万元用以补充流动资金,也令人怀疑持续大手笔分红的合理性。

总体而言,对于阿莱德来说,不仅“突击”申请专利令其自主创新能力无法保障,持续大比例分红也令其现金流承压。另外,当前北美和欧洲市场存在使5G建设相对缓慢的因素,如欧洲的频谱拍卖费用高昂导致运营商缺乏设备部署资金,北美市场对于5G的频谱划分存在一些分歧延缓了sub-6Ghz频段的5G建设,若5G建设不及预期,阿莱德未来业绩恐怕也将承受不小的压力。(校对/Jack)

责编: wenbiao

Sara

作者

微信:SaraaaLs

邮箱:lishuai1@lunion.com.cn

作者简介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