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方国芯定增赵伟国巨划算 股民 醋和饺子都尝不到

来源:中国经济网 #创业板# #集成电路# #产业链# #中国经济# #涨停板#
3561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13日讯(记者关婧) 昨日,同方国芯(002049)在披露其800亿元的巨额定增后,走出第六个涨停板。如果此次定增方案成功,同方国芯将超越2011年盐湖股份(000792)774.84亿的定增,创下A股新纪录。

  对于相当于100个创业板公司IPO的定增金额,其大股东的资金来源、背后的推手等市场有诸多猜测,记者试图联系同方国芯董秘,但截至发稿时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同方系”变“紫光系” 赵伟国巨额出资来源成迷

  同方国芯11月5日的公告披露,拟以27.04元/股发行29.59亿股,向实际控制人清华控股旗下九名对象发行股份,募资金额800亿元投向集成电路业务。其中600亿元拟投入存储芯片工厂,37.9亿元拟收购台湾力成25%股权,162亿元拟投入对芯片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的收购。

  这九名对象分别是西藏紫光国芯(认购199.99亿)、西藏紫光东岳通信(认购149.99亿)、西藏紫光西岳通信(认购149.99亿)、西藏紫光神彩(认购99.99亿)、西藏紫光树人教育(认购46.99亿)、西藏紫光博翊教育(认购46.99亿)、西藏健坤中芯(认购69.99亿)、国研宝业(认购25.99亿)、同方国芯员工持股计划(委托东吴证券设立资管计划产品,认购9.9亿元)。

  同方国芯本次拟发行29.59亿股,不仅是其现有总股本的4.88倍,其再融资规模更是其现有净资产的28.57倍。

  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集成电路设计上市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同方国芯的控股股东由同方股份变为西藏紫光国芯,持股比例20.75%,同方股份的股份比例降至0.85%。此前同方国芯有关人士表示,本次非公开发行不是上市公司主导,而是大股东紫光集团运作。

  紫光股份和紫光集团董事长、即将担任同方国芯董事长的赵伟国,是公司本次定增再融资的生力军。其控制的健坤集团约需出资460亿元认购同方国芯定增,约占总额的57.5%。

  但相关公告显示,健坤集团2014年总资产、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净利润仅分别为10.68亿元、3.69亿元、3.11亿元,因此有媒体质疑,其巨额认购资金从何而来。

  事实上,“紫光系”的赵伟国是资深的资本猎手。今年5月25日,紫光集团的“云平台”、停牌近半年之久的紫光股份发布定增方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5亿元,用以收购香港华三等三家企业的部分股权。复牌后,紫光股份连收16个一字涨停板,股价一路上涨至新高的139.50元,是复牌前股价29.2元的4.7倍。

  赵伟国“土豪到没有朋友” 成定增最大得益者

  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系,随后进入清华紫光工作,后被调到清华同方。2001年底,赵伟国创立了同方微电子公司(同方国芯的前身),为全国40%的居民提供了身份证芯片

  2004年,赵伟国建立了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健坤集团”),以此进入煤炭业务和房地产业,并因此掘得人生第一桶金。2009年6月,赵伟国重返紫光集团担任总裁,旗下的健坤集团占股49%,为紫光集团第二大股东。

  随后,赵伟国的一系列并购“土豪到没有朋友”,其掌控下的紫光集团控股和参股的上市公司销售收入超过300亿美元,管理的资产超过200亿美元,且正发起设立总额为500亿美元的系列科技产业投资与并购基金。

  赵伟国在2015北京微电子国际研讨会曾表示,“资本获利实际上不是通过企业获利的,而是通过资本市场获利的。如果把它描述为互联网思维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因为投资人是通过资本市场获利的,而我们拿到钱去发展产业,产业的利润上来又会支撑资本市场。”

  赵伟国进一步解释道,光靠政府的项目或者自身积累显然无法满足需要。所以科技产业与资本相结合,才能有源源不断的资本投入。而此前台湾媒体报道,赵伟国在台湾讲话口中不离“资本”两字,利用资本平台解决技术和人才难题。

  因此,同方国芯800亿元的定增方案,清华控股实际出资303.96亿元(596亿元*51%),占比37.995%;健坤集团则相当于出资460.04亿元(596亿*49%+168亿),占比57.505%(460.04/800)。

  可见,虽然清华控股居主导地位,但在最终的权益分配上,最大的得益者实际是紫光集团的董事长赵伟国和他的健坤集团。

  段子手抛“醋和饺子论” 股民不是座上客

  同方国芯的800亿定增再融资方案,引得一众段子手吐槽“家里还有点醋,你家有饺子吗?”。

  事实上,这并不是简单的增资扩股举动。如果该方案获批,紫光集团设立的众多投资公司将取代同方股份成为同方国芯新的控股股东,同方国芯将成为紫光集团最重要的芯片平台,也将是A股的电子第一股。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市场分析师桂浩明认为,同方国芯专注集成芯片,定增意图是为争夺更大话语权。

  事实上,紫光集团于2013年分别以17. 8亿美元、9.07亿美元私有化了全球第三和第四大手机芯片商展讯与锐迪科,紧接着又于2014年为“展讯锐迪科联合体”引入了英特尔的15亿美元投资。2015年5月21日,紫光集团又宣布通过旗下上市公司紫光股份,拟斥资23亿美元收购惠普旗下华三通讯51%股权,从而构建完整的芯片产业链。

  国信电子行业分析师刘翔指出,芯片处于半导体产业生态圈的最上游,而基于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和智能时代的需求,半导体产业各环节存在价值重分配的可能,芯片必然就超越了原本的硬件价值。

  事实上,想要挑战包括霸主高通在内的美国垄断势力,“紫光系”还要做大量工作,因此其并购的“土豪之路”绝不会就此终结。

  此次同方国芯的定增并不向二级市场公开募集,而是提前锁定大股东及相关全额认购,对二级市场的冲击相对较小。但是对于净资产只有30亿的公司来说,这次定增金额相当于100家创业板公司的IPO。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在国家战略产业的资本平台动作下,普通投资者应当对这次定增的套利空间保持谨慎。

  可以说,无论上市公司同方国芯是“醋”还是“饺子”,股民都不是这场资本盛宴的座上客。

责编:
来源:中国经济网 #创业板# #集成电路# #产业链# #中国经济# #涨停板#
THE END
关闭
加载

PDF 加载中...